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我從凡間來(這個修士很危險) > 三百四十三章 大功告成

三百四十三章 大功告成

類型:玄幻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想見江南
    聞聽此言,洗金城和列炎陽耷拉的眉眼,又昂了起來。

    “正是如此,許易啊許易,當真是天賜你來,從今日始,洗某人與你平輩論交,也稱你一聲許兄。”

    洗金城此言半是想從許易處挽回一些好感,半是真的心服口服。

    列炎陽沖許易一抱拳,呵呵笑道,“今后就請許兄多多擔待了。”

    許易冷峻的面色終于開解幾分,“也罷,恭敬不如從命,某就不矯情了。事不宜遲,我先回過去,將消息透出去,雖說是送還,但若是弄得假了,備不住我有暴露的風險。”

    列炎陽正色道,“誠然,一切以許兄的安全為第一要務。”

    洗金城道,“我們這邊就是配合,不惜一切代價配合。”

    他和列炎陽都認可了許易描繪的康莊大道,因為這的確是兼顧了可行性,低風險,和短時間三大優點。

    越是如此,許易的重要性便越是極端,真的是萬不容有失。

    在二人無比眷念的目光中,許易離開了。

    再踏入大本營總堂時,遠遠望去,夏火松和鐘長鳴的造型,好似兩塊望夫石。

    不待疾步迎上來的兩人發問,許易主動抱拳道,“幸不辱命,那兩家伙終于同意行動了,但行動的可行性如何,還得看天意。我估摸著怎么也得有五成勝算,畢竟,左臂和右臂雖說不和,但從不曾真正撕破臉,而土渾星畢竟是左臂的主場,力量上占據壓倒性的優勢。”

    “現在的問題關鍵是,一旦列炎陽,洗金城得手之后,咱們這邊怎么接收的問題。這事兒不能弄的假了,一旦假了,對上對下都不好交待,畢竟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若是過程不通透,土渾盟總部那邊的這關也過不去。另一則便是,我估摸著主星紋即便到手了,洪長老怕回來的希望也不大,畢竟,玉玨是死的,好搶奪,人是活的,不好奪。”

    洪長老回不來是明擺著的。

    在拷掠洪長老時,列炎陽和洗金城和洪長老已見過面。

    真放洪長老回來,再說是右臂劫了洪長老,怎么也說不通了。

    所以,這個口,是一定要滅的。

    鐘長鳴道,“洪長老不是關鍵,死活上面并不在意,只要主星紋玉玨完好無缺地回來,這一關便算成了一半。至于你說的如何應對上面的詰問,這點再簡單不過,大好功勞送到手來,我和夏兄不會蠢笨到領取都不會的地步。”

    許易并不知道土渾盟的上層是怎么回事,聽鐘長鳴如此篤定,他也就懶得細問了。

    反正,他相信鐘長鳴和夏火松,不會在如此大事上弄險。

    怎么應付土渾盟,許易不打算過問了。

    至于主星紋怎么從刑天宗到春城這邊的過渡,那根本不是問題,兩邊的首腦都被他料理得明明白白,自然不再存在障礙。

    一晃眼,便是十余日過去了。

    這日,許易正獨坐房中觀書,鐘長鳴毫無高人風范地興沖沖地奔了進來,對著許易便是一頓神說。

    不多時,夏火松也趕了過來。

    兩大地仙強者,春城首腦,行止之輕浮,簡直就像三歲孩童,說起話來,竟也是你爭我搶。

    原來,行動早已成功,夏火松直接將主星紋玉玨,和早就推敲了無數遍的過程,呈報了上去。

    土渾盟那邊經過審驗后,終于來了消息,并頒下了重獎。

    夏火松和鐘長鳴都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獎勵,特此,馳來向許易表示感謝,并呈報結果。

    這個關頭,他們越發不敢怠慢許易,更不敢冷了許易的心。

    許易連道“恭喜”,并不過問他二人到底得了什么獎勵。

    因為許易明白,這一番騰挪,他所得到的遠遠超過了夏火松和鐘長鳴。

    這邊有了結果,他的一顆心,也就放進了肚里。

    勉強收斂住歡喜之情,夏火松向許易道,“你的存在,已經成了土渾盟極高的機密,暫時,仍舊由我和鐘副理事長負責和你的對接。但可以想見,將來你必定成為諸葛明那樣的存在,說不定有朝一日,直接見到盟主大人。許易,大好機緣不要虛擲啊。”

    許易抱拳道,“某必不負理事長大人厚望。”

    夏火松擺手道,“時至今日,我和鐘兄受你頗多,你的地位已然非比尋常,豈可與常人同,自此之后,你我便平輩論交吧。”

    鐘長鳴點頭道,“正是此理,修為論前輩,只適合凡夫,許兄這樣的天才人物,豈可受此限制?”

    許易暗道,都是一般套路,也罷,老子從善如流便是。

    當下,他正式從許易升級為許兄。

    升級完畢,免不了的老生常談又來了,夏火松和鐘長鳴又開啟了勸說模式。

    這都是老套路了,許易每升級一次,這種套路便會再開啟一次。

    沒奈何,夏火松和鐘長鳴是萬萬不愿意許易去參加什么敕神臺之戰的。

    偏偏許易頭比鐵硬,死活不聽勸說,說急了,便拉臉下來,兩人已然得罪不起他,只能忍了。

    許易做的更過分,他用如意珠給鐘長鳴,發去一條消息,說要出外閉關,尋覓機緣,便自顧自脫出大本營去。

    鐘長鳴得到消息后,和夏火松如炸了窩的雞,四散尋覓。

    兩人不是沒有備下后手,早就捕捉了許易的氣息,用秘法祭煉了,以備追蹤之用。

    奈何秘法啟動后,不見絲毫效果,許易整個人好似完全蒸發了。

    他二人哪里知道,許易既然要走,自然會策劃萬全。

    第一步,許易想到的便是自己身上可能被種下的牽機禁制。

    當先,他便遁入四色印空間,不管有沒有禁制,先消毒一遍,一準沒錯。

    爾后,又著荒魅噴出尸灞,遮掩氣質。

    這兩招下來,什么牽機追蹤秘術,也得歇菜。

    說來,也不是許易非要弄出這偌大動靜兒,而是他再不走,時間上真就不趕趟了。

    如今,他將四號煉爐的主星紋和副星紋都集齊了,不趁機煉出四號煉星爐,還待何時。

    只要四號煉星爐成,他立時就開始著手祭煉礦精。

    這十余日工夫,他并不是全待在屋中觀書,該做的準備工作,都做好了。

    比如對應四號煉爐的礦基烙印之法,他假宋還山之手,悄無聲息地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