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青梅仙道 > 第九百九十章 屏障破碎

第九百九十章 屏障破碎

類型:修真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烏泥
    看著被影響到了陣法之后,依然行動的如此迅速的先天五太,還有對著虛無之中揮劍的太一,莫河現在哪里能夠猜不到,這種情況,可能早在他們的預計之中了。

    估計在場的這些造化道祖之中,對所有事情知道的最多的人,除了先天五太之外,就要數太一劍尊了。

    一劍揮出,太一整個人身上的氣息絲毫沒有見衰弱,反倒是變得更加凌厲了,而與此同時,向著上空飛去的先天五太其他的四人,這個時候,竟然消失在了虛無之中。

    “太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眼見這四位造化道祖消失,太虛立刻向著持劍而立的太一問道。

    太一聞言,看了太虛一眼,沒有理會他,反倒是轉過身去,身體化作了一道流光,向著那層無形的屏障而去。

    太虛剛想要阻攔,就聽到太一的聲音傳來,“現在暫時沒有時間告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趁著這個機會,必須要趕快打破無盡虛空的這一層屏障,否則,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太一聲音落下的同時,一把巨大的長劍的虛影,在無盡虛空的邊緣出現,沿著剛才太易打出的還沒有來得及愈合的空洞,直直的插了進去,絲毫沒有理會身在其中太易道祖,因為太一知道,對方絕對不會有事的,因為他是太易。

    莫河等剩下的幾人,這時候也沒有多做遲疑,盡管到現在還有一些事情沒有搞清楚,但是剛才大家都已經達成了共識,要一同打破無盡虛空的那一層屏障,現在自然要繼續了。

    而且比起剛才,眾人打破這層無形的屏障,又有了更多的理由,那就是此時變得不一樣的大道。

    剛才就是眾人要打破這一層無形的屏障的時候,此方世界的大道,竟然宛如有意識一般,試圖要阻止眾人的行動,不惜暴露出來它存在意識的事實。

    各位造化道祖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傻子,哪怕剛剛成道,對一切所知甚少的太鴻,也知道真正的大道,不應該存在意識。

    同樣大家也非常的清楚,如果大道存在意識的話,那么對于他們這些造化道祖來說,將會是一件影響非常恐怖的事情。

    他們各自的道果投影,全都融入到了大道之中,假如此方世界的大道有意識,那么很有可能,讓他們直接掉落造化境界,又或者試圖用某種方法操控他們。

    莫河等人不想要這樣的事情發生,而剛才大道暴露出來其可能存在意識的這件事,就是因為眾人即將摧毀那層無形的屏障,所以它才不得不站出來。

    這也能夠說明,這層無形的屏障非常的重要,那么眾人就更加有必要將這一層無形的屏障打破了。

    墨玉竹杖出現在莫河的手中,身上一層青黑色的光芒亮起,莫河整個人在這一刻,全身上下都流淌著一種玄之又玄的道韻,并且擴散出了一股恐怖的威壓。

    抬起手中的墨玉竹杖,莫河將其向前一點,墨玉竹杖前段,一道青黑色的光芒沖出,向著剛才打出的缺口射去。

    在莫河的身邊,太虛同時抬起自己的雙手,在他雙掌之上,仿佛托起了兩個小型的黑洞,無盡的黑暗在其中聚集,但卻沒有那種黑暗的陰冷壓抑,只是一片虛無。

    太虛兩只手掌最終在胸前合攏,然后雙掌打開,猛然間向著前方推出,一個球形的黑色光團,被他猛然之間打出,在光團的最中央,那漆黑的明亮的光芒,仿佛不斷向下塌陷的無底深淵,似乎能夠將一切吞沒,并且徹底的抹除。

    太徽看著太虛打出的攻擊,他也同時將雙手抬起,然后身上驟然之間出現了一團粉色的光芒,形成了一只非常漂亮的粉色飛禽,隨著他雙臂一動,這只粉色的飛禽立即脫離了他的身體,整個無盡虛空之中,仿佛在這一刻受到了某種感染,竟然憑空多出了幾分異樣的感覺。

    太徽身邊的太和,她的攻擊則是看起來簡單的多了,只是在眼前聚攏了一團五彩球,源源不斷的吸收著周圍的混沌之氣,然后抬手將其打出。

    五彩球在離手之后,飛行的速度看起來也不快,但是在不斷向前的過程中,其中所蘊含的那種恐怖的威力,卻是顯得愈發明顯了。

    最后剩下的太鴻,雖然才剛剛成道,但這個時候同樣也不甘示弱,他的頭頂出現了一枚金錢,散發著無量寶光,從這枚金錢之上,分離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虛影,同樣帶著無量的寶光,向著那層無形的屏障飛去。

    幾道攻擊打出,眾人也來到了那層無形屏障的跟前,就在大家想要發出第二次攻擊的時候,莫河突然之間感覺到,自己已經融入到大道之中的道果投影,在這一刻被排斥了出來。

    在這一瞬間,莫河身上的氣息驟然之間就降低了不少,修為雖然沒有掉落到造化境界以下,但的確是變弱了一些。

    出現這種情況的,并不只有莫河一個人,此方世界所有的造化道祖,在這一刻其實都在經歷這樣的情況。

    原本已經融入到大道之中的道果投影,這時候全部被排斥了出來,一個個的實力都有一定程度的降低,而境界卻并沒有掉落。

    在他們成道的那一刻,道果投影融入到大道之中,就已經洞悉了大道,境界就已經達到了造化,哪怕這個時候重新脫離了大道,也不會有境界的掉落,最多是沒有辦法從大道之中源源不斷的汲取力量,實力會受到不小的影響。

    感應到這種情況,眾人心中都是一沉,不過這也更加堅定了大家打破無盡虛空屏障的決心。

    隨著大家剛才的那一擊,原本正在愈合的缺口,再一次被大家轟開的范圍更大了些,身在缺口之中的太易,這個時候不但毫發無傷,還對著眾人叫道。

    “各位道友,我等時間有限,趁著這個時機,請各位道友出全力,用各自最強的神通,助我一舉打破這層無形的屏障!”

    莫河等人聞言,這時候也來不及多考慮什么,紛紛開始施展自己最強的神通。

    太一重新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長劍,右手持劍,左手并為劍指,快速的滑過了劍身,隨著他的動作,他手中的這把長劍,仿佛在這一瞬間又經過了一次打磨開封,更加變得鋒銳了。

    太虛手指輕輕地按上了自己的眉心,隨后整個人的身軀,都變的開始虛化起來,只有他按在眉心之處的地方,一點漆黑的光芒,卻變得越來越亮。

    太和胸前再次出現了一個旋轉的五彩球,只是這一次五彩球的體積,看起來只有人頭大小,隨著吸收周圍的混沌之氣,這個體積還在不斷的變小,威力也在不斷的變強。

    太徽身體之上,突然之間長出了一層粉色的羽毛,然后一層羽毛不斷的融合到一起,直至變成了一根,這才緩緩地脫離了他的身體。

    太鴻手段比起剛才來說,并沒有太大的差別,因為他成道的時間不是太長,還來不及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全面提升自己的手段,所以他只能在這個時候,將自己一直以來積攢的眾多道錢,幾乎全部拿了出來,為他這一擊增強威力。

    最后就是莫河了,此刻的他抬起了雙臂,在他的雙手之間,漂浮著一滴青藍色的水滴,其中蘊含著無量的生機,也蘊含著玄之又玄的道韻。

    在這一滴水滴之中,仿佛能夠看到一切水的源頭,看到生命的起點,甚至是生命的終結,小小的一滴水滴,似乎能夠包容著世間的一切,哪怕是無盡虛空,也能夠囊括入其中,它即是渺小,也是無限的廣大。

    眾人都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神通,也幾乎在同一時刻,向著無形屏障的缺口打去,不同的攻擊手段,在進入到無形屏障的缺口之中后,原本可能會沖突,讓彼此的攻擊威力大減,可在身在其中的太易道祖的調和之下,這幾道攻擊的威力,不但沒有互相削減,反倒是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轟擊到了那層無形的屏障之上。

    這一擊的威力爆發出來,整個無盡虛空之中,突然開始劇烈的震蕩了起來,那本來就開始變得狂暴的混沌之氣,似乎在這一刻變得更加狂暴了,那層無形的屏障,也開始劇烈的震蕩起來。

    “咔擦!”

    在整個無盡虛空都在震蕩的同時,莫河等人,仿佛隱約之間聽到了破碎的聲音,自那從無形屏障之中傳來。

    盡管這聲音非常的輕微,但眾人卻非常的確定,這聲音絕對不是大家的幻覺,而是真真正正的,從那層無形屏障傳來的聲音。

    眾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無形屏障之中的那一個缺口,看著太易道祖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從那里出來,緊接著,在他身后的那一層無形的屏障,就在眾人的感應之中,猛然之間破碎開了。

    在這一層無形的屏障破碎的這一剎那,莫河感覺到,自己元神中的玄元葫蘆,仿佛吸收到了什么,原本還在演化之中的第四十九道先天神禁,竟然開始飛速的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