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光頭虎的超武末世 > 第一百四十四章:國之大事唯祭與戎,微笑祭天法力無邊!

第一百四十四章:國之大事唯祭與戎,微笑祭天法力無邊!

類型:都市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狂翻的咸魚2
    鏘!

    兵器碰撞,勁力絞殺!

    一名周身生長出外骨骼的高大宇宙人,伸手從自己背后抽出自己的脊椎骨,化為魔劍,一劍斬殺向自己的對手。

    暗炎縈繞的魔劍,被貪狼星將左手執劍右手執刀鏘然接架住,白嘯天的水準畢竟有些不足,瞬間便被壓制住了。

    “嘿嘿嘿,老東西,一會我要把你斬成八段烤著吃!”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舐著鋒利的獠牙,甚至有口涎流淌出,令人無法懷疑他/它話語的真實性。

    受到圍攻,實力又不是很足,手執長棍身披重甲的破軍星將甚至被打得橫飛,很快便開始受創。

    當然,地球方面也并不是沒有表現驚艷者,都靈上人因為之前強橫卓越的實力表現,被三名超凡宇宙人圍攻著,然而在他身陷絕對劣勢之時,一旁地面上杜古特的無頭尸體、庫達姆的尸身驀然撲起來各自抱住一名宇宙人,而后在對方的驚愕中轟然自爆了。

    下一刻,都靈上人全力出手,盡展始祖法身之威,以一敵三反而占盡了上風優勢。

    燃燈古佛周身急速盤旋著九顆晶瑩而神異的靈珠,他的周身時空時間與空間都被扭曲了,哪怕被數名超凡宇宙人圍攻也都不落下風,甚至于手中戒刀寒光閃爍,在防御當中隱含反擊之勢。

    滅度真君陳紫瓊與超凡戰斗小隊的首領威格正面交鋒,她的真正修為是弱于威格的,但陳紫瓊攻擊的勢與力都凝聚無比,再加上威格襲殺七殺星將,在他與陳紫瓊交手的那一刻就落入下風,因此,哪怕他的修為實力更強過陳紫瓊,但糾纏之下就是難以扳回劣勢,被對手瘋狂壓著打。

    對于超凡五階的生命體來說,超大型的擂臺、遼闊的大山谷,這些都太小了,一旦不再束縛全力施展起來,整顆星球都很快成為他們的戰場,環飛全球對他們來說不需要消耗多少時間,整個地球很快就化為了星際戰場。

    地球方面的武者雖然明知道這一點,但卻也無法阻止,事實上在絕對人數劣勢下能保住自己性命就已經很難了,本來己方人就少,還在狹小的空間內不機動作戰、換取戰術上的靈性性,那樣打勝算只會越來越低。

    作為地球臺面上的最強兩人……元量佛宗宗主喬靈兒、東方天庭之主呂放,這兩人的表現都堪稱是強橫。

    喬靈兒只有超凡五階的修為實力,但在被數名周身兇煞流溢的超凡宇宙人包圍之時,他雙掌合實,輕輕嘆息。

    “阿彌陀佛!”

    伴隨著這聲佛號,喬靈兒自身淡化消失,天地卻被一只呈現暗金的琉璃佛掌所籠罩,一時間之間,四面八方皆有朵朵金色婆羅花盛開成型,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宇宙,內中皆坐滿三生佛陀、諸天菩薩、萬千羅漢,衍化出層層凈土世界。

    而在那凈土世界的最核心處,一尊暗金佛像端坐,身下蓮臺清凈,四周明王簇擁,頭頂大鵬展翅,腦后佛光如月,一輪疊一輪,照耀所有凈土,正是佛陀金身。

    此掌拍落,萬佛朝宗!

    此掌落下,鎮壓一切!

    此即是為,如來神掌!

    “啊!”在如此神掌之下,四名周身兇煞流溢的宇宙人直接就被鎮壓了,它們所要面對的選擇便是,要么皈依我佛,要么早登極樂!

    昊天上帝呂放生命六階,甚至比喬靈兒都更強出一籌,只是他在被超凡宇宙人圍攻的時候遲遲都不肯拔劍,其左手緊緊握著那柄鑲龍附鳳華貴絕倫的天道圣劍,只是隨著超凡戰斗小隊宇宙人的越追越疾,呂放漸漸也堅持不住了,在他狼狽避開一名宇宙人的掄臂重擊剛剛下落時,又一名宇宙人手呈虎爪刺同他的胸膛。

    “死吧!”

    “大膽!”呂放終于怒了,他左手一揚,一支白金色的小箭驀然于他的左手袖中勁射而出,直接打穿那名宇宙人的胸膛,巨大的勁力帶著那名超凡宇宙人整個身形疾退,最后轟然撞在山壁上,其生命氣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散了。

    破星箭,這已經是呂放使用的第二種超凡神器了,在這個眾神沒有神國、沒有神器的時代里,呂放已經凝煉出兩件神器,可見執掌著東方天庭的天帝,其身家家底何等之厚。

    只是,即便是如此凌厲的一擊,也未能成功嚇退其它超凡戰斗小組的宇宙人,或者說,他們是對身后的波羅斯有著近乎絕對的恐懼,那恐懼甚至壓過對自身死亡的恐懼。

    兩名宇宙人對視一眼,然后嘶吼一聲同時攻上了。

    (沒有辦法了!)面對兩名宇宙人武道強者的聯手圍攻,天帝呂放終于還是把手掌按在了劍柄上,便打算催動自身終極殺招。

    轟轟轟轟轟轟轟……天地合!

    伴隨著劇烈的爆炸與迅捷得地裂,深紅色的地火噴涌,對于超凡五階的強者來說,這樣的攻擊速度其實并不快,只要注意到了挺難被打中的,然而,某人對戰斗時機的把握可怕就可怕在這一點上面,地裂巖漿噴涌、蒼穹暗雷呼嘯,石應虎伴隨著一陣幽藍色的光輝,以乾坤七絕之天道循環位移到那兩名宇宙人武道強者的身后處,輕輕一掌拍擊在兩人背心。

    “移!”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在兩名宇宙人武道強者不可思議的目光當中,他們兩人全力打出的兩道氣功彈,在虛空盤旋一轉后分別射向了彼此,兩人同時橫臂抵擋,石應虎則趁著這個時候成功抽身而退。

    轟隆!

    伴隨著天地合巨大的爆炸聲,兩名超凡五階的宇宙人武道強者直接死亡了。

    乾坤七絕第三絕地火燎原!

    乾坤七絕第五絕雷動九天!

    這兩招僅僅只有天人級的真氣輸出量,但用得好了卻可以合出超凡五階的超高殺傷破壞力,只是雖然消耗小、威力強,但對于使用者對時機的把握要求難度太高了,只是石應虎對于時機的把握能力,卻是超級強大的。

    “帝君,沒事吧?”

    “帝君,我們回來了。”

    “回來就好,我們聯起手來,殺光這些入侵者!”松開緊握劍柄的手,呂放看著周笑與石應虎兩人,只覺得懸著的心落下來了,這樣暢然言道。

    此時此刻,整個地球都已經化為了戰場,超凡強者們滿世界飛行著,他們的隨手一擊都足以摧山裂岳,天傾百里,但也因此,呂放之前要求進行全球播放的意義就顯出來了。

    全球人類都清楚此事的前因后果,同仇敵愾,正常情況下,遭遇這種全球性的大規模天災,人類應該是慌亂的、混亂的,然而此時此刻,卻更多的是同仇敵愾、滿心的憤怒。

    “卑鄙,這群宇宙人實在是太惡心下作了!單挑不過就群毆,玩不起就別TM定這規則啊!”何常笑的ID網名是“0淡淡的微笑0”,他也是全程目睹了全過程的網友,因此此時此刻氣得臉膛脹紅、整個人憤怒得怒發沖冠。

    “哥哥,哥哥,該吃飯了!我今天煮了小魚湯,我剛剛嘗過了,可鮮可鮮了!”這個時候,一個長得矮矮小小、但卻肌膚白皙粉嫩、異常可愛的貓耳小獸人跑了進來,這樣言道。

    這個貓人族的小姑娘,是何常笑在常去吃的烤肉店吃烤肉時,以第二十萬名顧客的身份,獲得的特別受贈獎品。

    一統三界之后,炎黃人作為一等公民,血月人類作為二等公民,獸人、巨魔等作為三等公民,血月精靈作為四等公民,地精一類作為五等底層奴隸,雖然獸人被授予三等公民身份,但那是指遵紀守法的,不遵紀守法的,還會被逐級降低公民權,若是膽敢謀反作亂參與反叛軍的,則會被直接貶為最底層的奴隸,并且施行三族連坐制度。

    獸人族腦子一根筋,很多不識時務,認不清天下形勢,這些年別說被貶成奴隸的,被殺得人頭滾滾的也不在少數。

    何常笑母胎單身狗一只,離開父母一個去大城市打工,本來養自己都費勁,沒打算再養個累贅,但當看到那個被放在禮品盒子里的病歪歪的小貓娘時,一時不忍。

    “她好像有點先天不足,客人你要是不要的話,我們就扔垃圾堆里了,沒準會被野狗吃掉吧?”抱著給自己積德的心思,那時候剛剛畢業沒幾年自己也很拮據的何常笑把小喵抱回了家,直到今日。

    “知道了,你先去吃!”滿心暴怒的何常笑正無處宣泄,小喵正好撞在槍口上,被吼了。只要是人,終究有控制不住自身脾性的時候。

    這么多年了,小喵少有被吼的時候,嘴一嘟,淚水盈滿雙眼,小姑娘轉頭跑出去。

    “最討厭哥哥了,我把我做的飯全部都吃掉,一點都不給你留。”房門被砰得一聲關上,因為是獸人娘,因此房子都隱隱一震。

    “呼……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我點烤肉外賣。”何常笑也知道自己剛剛有點不對,但吼都吼了,這個時候道歉自己多沒面子,過兩天再買些小喵最喜歡的小魚干,她就把自己吼她的事忘掉了。

    人啊,總難免把自己最不好的脾氣,留給自己最親近的人,因為在潛意識里非常清楚:最親近的人是不會離開自己的。

    此時此刻憤怒的不僅僅是何常笑而已,事實上整個地球上的絕大多數人都因為暗物質海賊團的卑鄙無恥而憤怒,這也是呂放所要的,天心人意,天人感應!

    尤其是在天心意識最為強烈的神道世界中,人的意志亦是一種力量,一個普通人的排斥憤怒不算什么,一億個人的呢?十億個人的呢?天心受到人意的影響,便會排斥暗物質海賊團的入侵者,尤其天帝呂放的最強殺招天道圣劍,最為順應天心人意,當這種意志力積聚到一定程度時候,呂放的天道圣劍就會轉變為天道殺劍,殺傷破壞力獲得加持大幅度的提升。

    可以借用駕馭整個地球億萬生靈的意志力,這樣的力量,這樣的權柄,能夠說呂放的天帝之路走錯了嗎?

    當何常笑再一次將精神投入到網絡上對暗物質海賊團的聲討時,他并未能及時注意到,他所在城市的蒼穹上空,陡然昏暗了下來,暗灰色的云氣被強大的勁力席卷成元氣大漩渦,三道疾影彼此沖擊碰撞著,遭受圍攻已經越打越是吃力的天殘老人韋應物不得不施展出自己的最強絕學??天殘神功,他在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下方是一座城市了,天殘老人韋應物本來就是魔道祖師,他此時此刻自己的命都快顧不上了,又怎么還會去在乎別人的命?

    天地無情、孽海魔生、群魔亂世、血漫山河、天崩地裂……玉石俱焚!

    在兩名擅長聯手的超凡強者圍攻下,天殘老人居然突破自身極限,完成了壓箱底殺招天殘五式的升華突破,漆黑色旋風一般的勁力席卷一顆顆明亮的氣功彈席卷擴散,形成一顆顆高爆炸彈落在下方的城市上,轟隆、轟隆、轟隆,天崩地裂般的景象。

    “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啊?”

    突然間地動山搖,然后眼前的電腦突然黑屏了,少年何常笑有些驚慌的站起,下一刻卻因為腳下的動搖而跌倒于地,就在這一刻,蒼穹之上,有一道漆黑色的旋風真氣刀斜擊而來,轟得一下,何常笑租來的房子就直接消失小半,何常笑跌坐在地板上面,被眼前的情境完全驚呆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啊?”

    “全市市民請注意,全市市民請注意,有復數超凡生命體在我市上空戰斗,請全市市民立刻就近前往避難所、地下停車場。重復……”巨大的防空警報與廣播聲響徹,同時,冰冷冷的雨水與寒風也令何常笑一個激靈,陡然清醒過來。

    “小喵!小喵你在哪里啊?”

    “小喵!”

    “哥……”完全慌了神的何常笑尋聲跑過去,卻見白白的貓耳小姑娘一手端著碗,脫了褲子坐在馬桶上,哭得已經不成樣子了。

    “哥……家,家沒了。”

    “哎呀,租來的房子又不是咱們家的,跟你多少次了,不要一邊吃東西一邊上廁所,趕緊提上褲子跑路。”

    片刻之后,何常笑一手提著一箱奶,一手拉著小喵跑到了馬路上,此時此刻馬路上已經是一片的混亂了,車輛堵塞,哭喊叫嚷之聲不絕,災難,在沖破地球防線后,第一次慘烈淋漓的展現在所有人面前。

    何常笑牽著小喵往一個方向剛跑了兩步,這個時候,天上有一顆氣功光彈墜落下來,落在馬路的中間,伴隨著恐怖的大爆炸,車輛與人都被掀翻上了天,挾帶著可怖腥風的炙熱氣流吹刮過來,讓人感覺置身地獄。

    雖然往那個方向前往安全區域的距離最近,但看著那一片碎斷殘肢,何常笑已經不敢過去了,他只能拉著小喵往另一個方向跑。

    在這個時候,地方駐軍也已經完全發狂了,不再顧及敵友,火炮、導彈發瘋一樣的往天上轟擊,希望可以把云海漩渦中央的那幾個超凡生命體驅趕出城市上空。

    與和平年代的異地駐守不同,這個年代軍隊從來都是原地域駐守的,如此才能保障遭遇強敵時的相對最高戰斗力。

    但是,憑借地方駐軍的火力水平,無論是炮彈亦或者導彈,別說驅趕傷害城市上空的那些超凡生命體,甚至連攻入他們混戰當中所產生的能量對流域都做不到。

    已經陷入一片混亂的城市,何常笑扔掉了那箱牛奶,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往后了,先把今天活過去才比較有意義。

    何常笑拽著小喵的手腕奔跑著,他盡量控制自己冷靜下來,判斷分析相對最可能安全的路線,或者是因為精神高度的集中或者是因為運氣使然,何常笑拽著小喵手腕越來越跑離人群,卻真的避開了蒼穹之上攻擊散落的范圍。

    “呼,希望,這里相對比較安全。”實在是再也跑不動了,何常笑以雙手按著膝蓋吃力得喘息著,反倒是小喵沒什么問題拍打著哥哥的背脊,獸血者的天賦體能優勢,哪怕在一個小貓娘的身上也可以體現出來。

    “好了,好了……”何常笑抬起頭來,剛想要說什么,卻見遠處的墻壁迅速龜裂蔓延而來。

    在這個時候,他根本就來不及想什么,身軀本能得就撲了過去。

    “小心!”

    轟隆,高墻崩塌砸落,小喵被何常笑一把推開,然而他自己卻被砸落在下面。

    “哥!”

    伴隨著身體的劇痛,耳邊傳來像這樣的叫喊聲,然而心里卻是安定的。我知道,我若是在那一刻退卻了,哪怕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活很久很久,我也無法面對今后的自我。

    把小喵抱回的記憶,一點點把她養大的記憶,親昵的記憶,生氣的記憶……好好活下去啊,我的妹妹。

    ………

    與此同時,巨型星際戰艦那邊也受到了突襲,呂放、石應虎、周笑三人聯手殺入星際戰艦。

    盡管,這三人心里非常清楚,若是自己三人在外面絞殺,可以最大程度的減少戰損,而像現在這樣殺進來,外面所有的壓力就全都甩給都靈上人、陳紫瓊他們了。

    但是沒有辦法,眼前這艦超巨型星際戰艦觀之可怖,若是它被完全操控起來的話,能夠發揮全部效能的話,整顆地球會不會被它抹掉都是相當難說的事。

    盡管反物質海賊團大幾率沒有完全發揮其性能的專項人才團,但地球方面實在賭不起。

    以石應虎、周笑兩人為先鋒,以呂放為后應,三人聯手殺入了星際戰艦之內。

    而在這個時候,星際戰艦的副艦長戈留干修普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叫醒正在午睡中的波羅斯大王。

    眼前戰況的急轉直下卻是戈留干修普完全沒想到的,它怎么也沒想到超凡戰斗小隊二十人滿員(團戰前折了三個),居然會打不過地球的九名超凡強者,即便對方又后援了兩個。

    “戰斗損失如此嚴重,我若是這個時候吵醒波羅斯大王,恐怕會被直接干掉。莫不如賭一把,我解決這件事情,若是波羅斯大王醒來的時候見我已征服地球,也許就不會再計較超凡戰斗小隊的損失了……那群,愚蠢無能的廢物!”戈留干修普恨恨得低罵著,雖然接到了戰艦被入侵的消息,但它卻并未完全失去了方寸。

    除二十人滿員的超凡戰斗小隊以外,星艦之上包括自己在內還有四大最高級戰斗員,再加上波羅斯自身的話,這一船二十五名超凡生命體,用來征服一個邊陲的弱小文明,真的是飛龍騎臉,閉著眼睛都能平A過去了,怎么可能會輸?

    即便是入侵進來的三名地球生命體,配合上戰艦本身的防御系統,配合上四大最高級戰斗員,也完全可以予以殲滅。

    “起動內部防御系統,調集三大最高級戰斗員前往圍剿,告訴那三名最高級戰斗員,我馬上就會去,這一戰打贏之后,波羅斯大王重重有賞!”戈留干修普這樣發號施令著,然而它得到的卻并非是下屬應是聲,而是下屬有些畏畏縮縮得回應。

    “艦長閣下……我們的作戰系統,被地球人的病毒攻破了,現在整艘戰艦正處于失控狀態,大概需要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才能完成殺毒!”長相奇異的宇宙人下屬這樣艱難言道,它也知道自己這邊犯的錯實在是很離譜。

    “怎么可能?我們是六階星際戰艦啊,怎么可能會被四階科技文明的地球人入侵電腦系統?”戈留干修普聽聞消息,氣得全身的觸手都在激烈的抖動著。

    “本……本來是不可能的,但地球人實在太狡猾了,他們居然用漂亮雌性的交配影片來誘惑我們的船員,艦長,您也是知道的,船上的雌性很少,兄弟們平常都很痛苦,面對這么卑鄙無恥的……”

    “你個蠢材給我去死!”隨著戈留干修普的眼睛一亮,天藍閃爍,那個長得非常奇形怪狀的宇宙人就原地爆炸了。聽它解釋那么多,戈留干修普就知道下載影片的雜碎里肯定有它一份,再是六階文明,你自己開門揖盜的話,系統反復提醒后你卻不停的授權點確認,那最后一樣中毒,哪怕科技水準碾壓也是一樣。

    這場電子戰、訊息戰的重大勝利,卻并不是官方獲得的,因為官方在確認天外宇宙文明的科技水準遠遠高于已方后,根本就不敢再往前遞招了,反倒是一群網友,通過自己簡陋的設備以及豐厚的收藏、再加上一些小計謀,成功把星際戰艦的宇宙人們引上毒網。

    雄性生物大腦充血后,是不管不顧的,哪怕系統反復提醒該網站可能有病毒威脅,它們也都不管不顧,點進入看了個嗨,因為在這些船員看來,這場征服戰根本就用不著運用耗能巨大的星艦的,即便中毒,就算毒了又怎么樣?對方一樣無法控制星艦,殺毒個十幾二十分鐘就解決了……誰能想到,地球人可以殺上飛船上來。

    “可惡,現在,就只有硬碰硬了!”戈留干修普的身軀在念力的作用下漂浮起來,向指揮室之外飛去。

    與它同行的,還有最高級戰斗員魯扎嘎魯多、格洛里巴斯、獵殺之神馬拉,以這樣的陣容四打三,在戈留干修普看來還是有相當勝算的,畢竟,留在戰艦當中守衛戰艦的最高級戰斗員,幾乎每個都有接近超凡戰斗小隊首領威格的實力。

    另一邊,呂放,石應虎,周笑三人,不斷向星際戰艦的最核心區域突進著。

    “有些太過順利了,大家小心,恐怕有詐!我想,那些激光炮總不會是擺設吧?”在不斷的突進過程中,呂放指了指四周密布的激光炮,這樣言道。然而,奇怪之處在于,突擊至今,己方三人都沒有受到什么像樣的抵抗。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它們有什么招術,就盡管使出來好了。”石應虎此時此刻駕馭著超凡魔刀大邪王,雖然缺乏匹配其威力的超凡法身級刀法,但這強大的魔刀依然在石應虎的手中發揮出巨大驚人的威力,一道道金紅色的刀氣掃過,一切阻礙,盡皆都煙消云散。

    “應虎,你現在還需不需要皇極補天丹?我覺得你氣機圓滿,真氣沸騰,隱隱有即將突破之像了!”突然,跟隨在石應虎與周笑身后的呂放這樣言道。

    “還有?都靈、天殘、燃燈、你手下的三星將分別用了一顆之后,還有剩嗎?”

    “呃……真的就只剩下一顆了,我本來打算自己吞服的,但仔細想想,皇極補天丹對于超凡的效力就已經不是很強了,對我的效力更是弱得微乎其微,因此,我就沒舍得使用,目前來說,三界之中就只剩下這么一顆了。”一邊言說著,呂放一邊將一顆赤金流轉的金丹,扔向石應虎,周笑在一旁看得直咽吐沫,但終究并沒有怎樣。

    “呵,早就聽說這皇極補天丹三界至寶之名,但直到今天才真正見到。”拿捏著金丹,聞嗅著丹香,就連石應虎都覺得周身真氣運行得更加圓潤了一些。

    若是吞服下去的話,對于自身定然是有裨益好處的,呂放既然已然將此丹扔給自己,便說明是歸自己處置了,即便自己不用,留下來,以后給身邊親近之人享用也是好的。

    若是將此皇極補天丹給九櫻的話,不知道她會怎樣感激,怎樣伺候自己。

    然而想了想,石應虎終究還是甩手把這顆丹藥扔給了周笑,若是此戰都過不去的話,再想什么以后都是扯,自己那群如花似玉的老婆們就守寡了。

    “你,你不要啊?”

    “欠我個人情,以后記得還我。”石應虎自身已至超凡巔峰境,要戰盡突破,像這樣關鍵性的一步借助丹藥之力不是不行,但至少不能借助像皇極補天丹這個層次的丹藥之力,相比之下,周笑的四階天人妖龍法身,就太需要這個了。

    “……好,我欠你一個人情,必有償還!”言罷,周笑將那顆皇極補天丹吞入口中,接著,他雙目一閉,片刻之后,呂放與石應虎隱隱見到有一抹血影似與其重疊。

    也就在這個時候,數道光柱轟炸在疾行三人的前方處,石應虎抬頭,只見眼前是一片金屬機械人軍團,它們周身都隱隱包裹著幽藍之色,似乎并不是受到系統指令的控制,而是受到念力能力的控制。

    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戰艦系統被狡詐的地球人黑掉了,那么戈留干修普干脆就選擇以自身念動力駕馭整個星際步兵戰團,在魯扎嘎魯多、格洛里巴斯、獵殺之神馬拉圍攻的同時,亂中取勢。

    “你們配合我殺光這三名入侵者,波羅斯大王重重有賞!”

    “賞賜,巴斯要賞賜!”

    隨著戈留干修普的指令,一頭綠色皮膚很像恐龍人,但身軀上卻長滿嘴的異獸猛撲過來,伴隨著這正面攻擊同時的,還有墻壁兩側延伸而來的,就好像橡皮般的矛狀肌體攻擊。

    相對最為正常的,卻是一頭長著異常猙獰人臉的狒狒形生物,它的攻擊模式最接近于人類,但一拳轟落下來的時候,使人墜落恍若血色地獄般的精神幻境,同時其身軀上也閃爍著多重神術加持的光輝。

    呂放此時此刻還在蓄勢,他雖然是六階,但天道圣劍/天道殺劍卻不能出鞘,在來的路上呂放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需要石應虎與周笑兩人保護著他見到波羅斯。

    在此之前,呂放能夠展現出來的戰斗力甚至還不如一名尋常的五階超凡。

    (既然如此,逆乾坤!)

    手執大刀的石應虎見對方四人來勢兇猛,擔心無法壓制,將呂放保到波羅斯面前,因此立刻施展出了自身的底牌殺招之一,逆乾坤,伴隨著施術,石應虎的身軀迅速膨脹起來,肌肉鼓脹,整個人達到了兩米八六左右的身形,若非身上的袍衣是神力法袍,此時此刻早就撐得粉碎了。

    (怎么回事?)

    貪功心切又自負皮糙肉厚生命強大的格洛里巴斯,發現自己撲殺的目標陡然之間,氣息十倍百倍得強盛起來,頓時一驚,然而此時此刻警覺卻已經晚了。

    石應虎驀然震嘯一聲,其一身強橫無匹的乾坤罡氣盡數間凝聚,匯聚于他右手食中無三指上,并指如劍,乾坤罡氣瘋狂凝聚下,石應虎的這三根手指甚至都呈現出純金之色。

    此時此刻,格洛里巴斯撲殺而下,石應虎驀地棄刀,并指刺天。

    純金顏色,恍若最純粹金晶鑄成的劍指上凝聚覆蓋著幾乎要撕裂時空的超高頻震蕩力,擴散開無邊無際凌厲酷烈之意!

    此招為,三分神指之十萬火急!

    此招為石應虎三分神指之殺招,一經全力施展催動,無數指影立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破滅萬物。

    “這,這怎么可能?戈留干修普,救我!”然而下一刻,星際戰艦上的最高級戰斗員格洛里巴斯便被石應虎“逆乾坤”狀態下的三分神指硬生生撕裂了,事實上,它若是沒有這樣身先士卒不留余地,石應虎想要殺它也絕沒有這么容易。

    那漫天撕裂的血肉雖然依然還含有著劇烈的生命活性,但伴隨著石應虎以氣御刀,橫空一掃,漫天撕裂血肉中的生命活性,盡數被斬盡殺絕吞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