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大符篆師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問君大天神

第五百九十三章 問君大天神

類型:修真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小刀鋒利
    那一片對整個萬神殿來說連塵埃都算不上的血霧,凄美冷艷;那一道同樣渺小到凡人肉眼幾乎看不見的身影,充滿悲壯。在這一刻,攪動萬神殿安寧。

    萬神殿大小神靈,已經無數年沒見過人在萬神殿撒野,前陣子見到了,是因為她;萬神殿無盡歲月都很沉寂,最近特熱鬧,也是因為她;萬神殿有史以來,隕落的神靈不少,但在神殿噴血,還噴得如此別致的……特么還是她!

    媽的你是來鬧事兒的吧?

    眾神靈的主元神在這里,神像在這里,神格也在這里。

    一般來說,除非天大的事情,很少會有什么人能引起它們的情緒波動。

    但這個精靈族的小姑娘,已經一而再再而三的讓這無盡神靈心神不寧了。

    很多神靈甚至在心里面嘀咕著,要不要建議把她驅逐出去算了?

    推演之神在問君歸來那一瞬間,又驚又怒!

    剎那間它便已經做出了很多次推演!

    有關于自己法器的……這個最重要!

    有關于那兩個中位神的……這個,也挺重要。

    有關于問君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的……這個它不在意但同樣重要。

    唯獨沒有關于造化液的推演。

    他不敢!

    想要推演跟造化液相關事宜,必須小心謹慎,多么小心都不為過。

    決不能因一時激憤,腦子一熱就干了。

    那樣絕對是得不償失。

    然而讓推演之神驚怒不已的是,關于法器的推演,八卦盤還在,但它卻沒能從那上提取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

    關于兩位中位神的推演……結局是死亡。

    自己的兩個心腹手下,就這樣死了?

    關于問君身上發生的事情,則很混亂,也很可怕。

    推演之神甚至都能感應到那股寒徹骨的冷意!

    所以在這一刻,推演之神是有些失態的。

    甚至沒精力去考慮這件事有多打臉出發前就已將那滴造化液煉化之后的去向分配好。

    結果它派去的人就只活著回來一個不說,號稱推演之神的它,竟然什么都算不出!

    在這一刻,推演之神有些明悟,就像別人也推演不了它一樣。

    說到底,造化液太神奇了。

    它終究還是有些小看了那個身懷造化液的人。

    盡管它覺得已經很高估了。

    所以這件事,甚至連那活著回來的小精靈……它都不能去怪罪。

    即便沒有眾神看著,它也沒辦法怪罪。

    誰能想到?

    誰能想到啊!

    唉!

    萬神殿最上方,第一排。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神龕擺放得非常寬松。

    跟一個挨著一個,無比擁擠的最下面形成強烈的反差和對比。

    第一排的最北方,擺放在正中的一尊古老神像,已經幾乎看不出形狀了,只能依稀看著像是人形,但神像很丑陋,就像是小孩子用黃泥巴直接捏出來的那種。

    一聲嘆息,從這丑陋得幾乎不成人形的黃泥巴神像那里傳來。

    整個萬神殿,瞬間安靜下來。

    就連有一肚子問題想要問的推演之神,也不得不安靜下來。

    大殿里,一下子寂靜得如同死了一般。

    “我們堅持了無數個紀元,終將湮滅。”

    一道神念,順著那黃泥巴神像中傳出,但這道神念表達出來的內容,卻是讓整個萬神殿無數尊神像忍不住齊齊發出一聲驚呼。

    “我已看見……”

    嘭!

    一聲輕響,那如同黃泥巴捏出來的神像崩碎了。

    碎塊四分五裂,就像毫無營養價值的干巴黃泥一樣。

    從萬神殿最上面的第一排北方正中,碎的稀巴爛。

    有些碎塊灑落在神龕里面,有些則掉落在外,順著如同高天的萬神殿頂端往下掉落。

    掉落下來那些,大部分都沖著問君而去。

    剎那間便將問君包裹住,然后,開始不斷縮小。

    到最后,縮小成一個三寸多高的黃泥巴雕像。

    只是形象上,依舊是問君那張絕美的臉。

    萬神殿中,所有神靈全都驚呆了!

    這是在干什么?

    保送一個下位小毛神直接入住他的神龕嗎?

    就連跟問君同族那個精靈族上位神都被驚呆了!

    問君自己也是徹底懵了。

    整個過程,看似很慢,可實際上卻快到不可思議。

    時間仿佛都被凝固住,等到眾人回過神來,這一切已經結束了。

    隨后,有一枚散發著淡淡白光的神格,仿佛憑空生出,一下子嵌入到問君神像的眉心處。

    那神格出現的瞬間,整個萬神殿騷動了一下。

    不少位于最頂端的上位神神龕都在顫抖。

    一尊頂級的無上大佬,就這樣把自己的全部傳承都給了一個剛剛打進萬神殿不久,又不知遭遇了什么的小毛神?

    所有神靈都是懵的,包括問君自己。

    偏偏那尊古老的上位神靈像是徹底死寂了一般,竟然再無一點聲息傳出!

    問君感受著自己身體中的變化,心中震撼無比。

    她的境界,竟然在剎那間被強行提升到了一種她自己無法理解的境地。

    如果這種時候再見到小白,她相信,絕對可以憑借一個念頭就將他給鎮壓了!

    所以,一心想要掀翻萬神殿的我,成了萬神殿最頂級的大佬之一?

    問君真的徹底茫然了。

    但當她想要恢復人身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遇到了阻力。

    沒能成功。

    隨后,她就在萬神殿的中間,打出一道璀璨奪目的神通。

    整個萬神殿頓時一片騷動,至少有十幾個上位神同時出手,將她打出的這道神通湮滅掉。

    “你要做什么?”

    那個來自精靈族,算是問君祖上的上位神呵斥道:“想把這神殿給拆了嗎?”

    “對不起,我,我只想試試。”問君小聲辯解。

    這時候,精靈族的上位神又看向最上面第一排的其他神像,問道:“諸位站在諸天之巔的前輩,誰能為我們解惑,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好端端會這樣?”

    這時候,一尊位于南方正中,同樣看不出模樣,只能依稀辨認出是一只鳥的神像中,傳來一道神念:“他壽元已經走到盡頭,次元神和本尊早在無數年前就已死去,疆土大域完全枯萎。就算有造化液,也救不了他。只是正常情況下,他應該選擇離開,把自己葬在天盡頭……任何活著生靈都無法去到的地方。卻不知為何,他會這么做,吾等……亦不解。”

    “那……她?”精靈族的上位神心中實際是有些歡喜的。

    這可是一尊古神的傳承啊!

    就連他看著都有些嫉妒!

    如果不是剛剛那神格迅速鑲嵌到問君眉心,就連他……都忍不住會生出一絲搶奪的心思。

    當然,這種時候,是不會有人對問君出手的。

    既然那尊古神選擇了問君,那就一定還會有一些后手為她護航。

    再說那尊古神在萬神殿里,也不是沒有追隨者。

    雖然已經湮滅,消失在這段歷史當中,但終究還是有香火情在的。

    那些追隨者即便心中再怎么不情愿,也都必須得接受這一事實。

    萬神殿不但存在派系,甚至還很明顯。

    一直以來,精靈族在萬神殿中的地位雖然不能說低,畢竟有他這尊上位神,但也絕對算不上高。

    因為人單勢孤。

    如果問君這一次能成功上位,那么對整個精靈族來說,都將是一件好事。

    南方正中的鳥形神像沉默了一會,散出神念道:“既然是他的意思,那就上來坐好了。”

    西方正中的一尊宛若白玉雕琢的神像中,也散出一道神念:“北方大天神,那位置可不好坐。你這只鳥不是好東西,讓一個沒有任何根基的小孩子去坐那位置,你是想害死她嗎?”

    “就你多事,北方大天神的部眾,難道不會庇佑他們新神?”南方正中那鳥形神像里傳來一道充滿譏諷的神念。

    來自頂級大佬的挑撥離間?

    這么明顯的么?

    問君沉默著在心里琢磨著。

    到現在她都有些搞不清楚狀況,那尊崩潰了神像,在南方正中那鳥形神像口中已徹底死去的大天神到底最后看見了什么,才會把傳承給了她?

    這種時候,誰都可以開口,唯獨她自己不適合。

    尤其把傳承交給自己的那位北方大天神,他的追隨者和部眾到現在都始終保持著沉默。

    他們心里又在想什么?

    我應該如何在目前這亂局中站穩腳跟?

    又應該如何在站穩腳跟之后,利用好這股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量?

    我……能做到嗎?

    問君心中不斷閃過這些念頭。

    這突然間發生的意外,讓原本已經打好的那些腹稿全部作廢。

    但這似乎……并不是一件壞事。

    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問君已經明白為什么自己會被困在這神像當中。

    那是因為她還需要時間去慢慢煉化,什么時候徹底融為一體,什么時候她便可以真正自由的運用這力量。

    所以,問君一言不發的沉默著,靜靜觀察著上面那些大佬們用神念相互交鋒。

    西方正中那尊白玉神像沉默了一下,道:“北方大天神部眾,爾等何意?”

    神殿中,傳來一陣短暫沉默。

    隨后,同樣位于神殿上方,北方第二排正中傳來一道神念古神遺志,吾等自當遵從。

    這神念一出,萬神殿中瞬間傳出一陣驚呼聲。

    那同樣是一尊古神啊!

    他竟然就這樣認了?

    漫長的歲月長河中,萬神殿不是沒有發生過古神隕落的事件。

    太古有過。

    上古同樣有過。

    每當人間主位面發生重大變故,總會有大量神靈受到最直接的反噬,然后耗盡本就油盡燈枯的壽元。

    每一次古神隕落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件。

    關于古神的遺產爭奪,同樣充斥著看不見的血雨腥風甚至大恐怖。

    按照萬神殿一直以來的規矩,北方大天神這種超級古神隕落之后,正常情況下,應該是他麾下最強大的追隨者繼任。

    當然,能否穩穩坐在那個位置上,同樣還是要看能力。

    但不管怎么說,像這次這樣充滿詭異、神秘和復雜的古神隕落及傳承,卻是整個萬神殿,萬古以來從未有過的!

    到這會兒無數萬神殿大中小神才突然間想到媽的!怎么又是她?

    也真是沒誰了,難道是北方大天神遺留在人間的種?

    北方大天神麾下排名第一的上位古神表態之后,北方上數第三排正中一尊神像隨后表態古神遺志,吾等自當遵從!

    第四排表態!

    第五排!

    第六排!

    第七……第八第九!

    遠遠望去,宛若一堵世界之墻的整個神殿北方,從上到下,不斷有神念波動泛起。

    這一幕太過震撼人心,以至于整個神殿里,所有神靈全都看得呆住。

    其實問君自己更呆。

    她腦子里甚至瞬間出現一個念頭挾天子以令諸侯?

    第二排那尊古神自知此時難違大天神意愿,然后順勢把自己扶上去……當個傀儡?

    不等她腦子里再胡思亂想些別的,那邊北方大天神麾下排名第一的古神已經散出第二道神念請大天神就位!

    “請大天神就位!”

    “請大天神就位!”

    “……”

    無數道神念,自神殿北方,從上到下,形成一道直線。

    這一幕更加震撼!

    這時候,南方正中那尊鳥形雕像發出一道神念來:“恭喜北方大天神!”

    接著,整個萬神殿內,無數道神念自上而下,一層層傳來

    “恭喜北方大天神!”

    西方那尊白玉雕像,自上而下,沒有一個發出恭賀神念。

    他們保持了沉默。

    至于東方……東方最高處正中神龕里面的神像,從始至終,就沒有表過任何態。

    始終保持著絕對的沉默。

    連帶著他那一條線往下,皆是如此。

    問君就這樣被黃袍加身了。

    仿佛來自之前北方大天神的意志,她的神像,開始緩緩上升。

    朝著神殿北方最高處,緩慢,但卻十分堅定的飛去。

    北方最上方第二排的那尊刻板中年人形象的黑色神像臉上看不出絲毫表情,一雙眼平靜注視著仿佛從深淵飛上來的那個女子神像。

    天,的確是變了。

    就在問君的神像飛過神殿中間,繼續往上的時候,北方中間處,有一道神光突然間射向問君神像。

    同時還有一道神念宛若風暴般,充滿暴虐氣息,咆哮道:“德不配位,小小底層下位神,憑什么坐在那?”

    神光的速度太快了,雖然隔著距離很遠,但卻剎那間就已經到了問君這尊神像面前。

    嗡!

    一層淡淡的黃色光芒,瞬間將這道神光擋住。

    接著

    那道神光一下子就湮滅了,而這層淡淡的黃色光芒卻形成一支箭,射向那道神光的來源地!

    速度快到令人難以生出反應,北方中間靠右的一尊金燦燦的神像怦然爆碎。

    連同元神和神格一起,碎成了齏粉。

    整個神殿,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沒了聲息。

    直到問君的神像一口氣飛到原本北方大天神的神龕處,落在那里。

    神龕中那些黃泥巴似的碎塊,自行飛起,融入到問君的神像當中。

    神像也從三寸直接漲到了六寸。

    神龕中傳來一陣誦讀經文的聲音,這聲音直接彌漫了整個萬神殿。

    下方第二排那形象刻板的中年人神像臉上,忍不住輕輕抽搐一下。

    無數正在注視著他的神靈,全都看見了這一幕。

    德不配位?

    隕落的古神不但替她殺人,甚至連大道經文都傳給了她!

    這叫什么?

    這叫入室弟子!

    北方大天神追隨者眾多,部眾也有很多。

    但卻從未曾收過一名弟子。

    而今他隕落,卻將神格、神位,連同所有傳承一股腦的……給了這個小精靈。

    挾持她,當她是個傀儡?

    不要忘記,她是怎么來的。

    這經文雖然響徹整個萬神殿,但在其他神靈聽來,卻沒什么感覺。

    即便是最頂層的上位古神,也沒辦法從中領悟什么。

    只有問君,才能真正明白那些經文的含義。

    與此同時,問君還在神龕里面,發現了另一個秘密。

    大天神的疆土大域!

    雖然之前南方大天神已經說過,北方大天神次元神跟本尊已死,疆土大域也已完全枯萎,但問君還是第一時間發現了它的入口。

    她突然有種沖動,想去看看。

    她想知道,這尊大天神到底是為什么會如此莫名其妙地選中她。

    所以下一刻,她直接就走了。

    一道神念留在這神像身上,元神直接順著那入口進去。

    推演之神尷尬了。

    事情的發展,即便它這種看盡人間百態的強大神靈,也都完全無法理解。

    怎么會這樣?

    為什么會這樣?

    我還怎么問?

    還能問嗎?

    她如果不回答我,我又應該用什么態度跟她交流?

    關鍵最重要的是……我的虛空舟啊!我的八卦盤啊!

    推演之神差點瞬間抑郁了。

    心說她那么聰明懂事,那么討人喜歡,之前對我那么尊重……應該會把東西還給我吧?

    以后她站穩了腳跟,應該也會記得我跟她之間是有點情分的吧?

    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北方最高處的正中,一個八卦盤緩緩飛出。

    同時,問君的神念波動隨之傳來

    “推演之神前輩,抱歉,弄丟了您的虛空舟,現在把八卦盤還給您。”

    “另外,去到那里,青尊跟黑尊兩位前輩沒讓我動手,他們讓我在宇宙深處等著。”

    “后來我發現那邊爆發大戰,就駕馭著虛空舟想去接應,等我到了那里,青尊跟黑尊兩位前輩……已然遭劫。”

    “我剛一出虛空舟,便遇到了埋伏,虛空舟被奪,我身負重傷,根本沒有余力使用八卦盤。”

    推演之神沉默,心中生出一絲悔意。

    它當初的確是在防著問君,沒有將八卦盤的用法完全告知。

    不然的話,即便問君身負重傷,也能用八卦盤扭轉局勢。

    所以這世間的事情,一飲一啄,皆由天定一般。

    即便是他們這群神靈,即便是號稱推演占卜天下第一的推演之神……也有太多它算不到、算不了,也算不得的東西!

    推演之神雖然沒有完全相信這身份地位突然暴漲無數倍小精靈,但也確實找不到多少質疑的理由。

    虛空舟丟了讓它無比肉疼,可它不能苛責問君。

    她能活著回來報信,已經不容易了。

    剛剛北方大天神選擇她之前,那傷勢推演之神看得真切,如果它不出手幫忙,再耽擱一段日子甚至可能會影響到她的道基!

    現在更不能多說什么了。

    都已經是北方大天神了,它還能說什么?

    她怎么就成北方大天神了呢?

    簡直見鬼了!

    ……

    問君元神順著一條無比古老的通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來到一個死氣沉沉的超級大世界。

    這大世界,如同一方宇宙。

    這,就是傳說中的疆土大域?

    問君能明顯感覺到那股暮氣,令人非常不舒服。

    她很快鎖定一片區域,那,就是這片疆土大域上,碩果僅存的一塊大陸了。

    無盡的死氣充斥著整個世界。

    但那片大陸,卻無比繁華。

    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