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撿到一本三國志 > 第0792章 尚書發威

第0792章 尚書發威

類型:穿越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歷史系之狼
    “荀君哎,拜見你真是不容易啊。”,劉巴無奈的說著,荀彧向來平易近人,各府仆射雖然敬重他,卻也不會跟面對往日三公那般的肅穆,偶爾還會玩笑打趣,荀彧從不會怪罪,不過,他從來都不會笑便是了,不會失態的大笑,這也跟他的身世有些關系。

    在年幼的時候,他是讓整個荀家最頭痛的孩子,頑劣不堪,不聽話,卻出奇的聰慧,長輩震懾不住他,而他輩分又高,比他年長的荀攸都是他的族侄,故而,荀彧就是無比的驕橫,尤其是跟在了孝憲皇帝身邊之后,兩人更是無法無天,惹是生非,無人敢惹。

    也就只有暴怒的孝康皇帝,敢抄起木棍痛毆這兩人。

    可是隨著年紀漸長,荀彧漸漸變得穩重,謙遜,性子是像極了他的阿父,一位謙謙有禮的君子,也不會再做那種不合乎禮法的事情,也不會輕易的失態,平日里冷靜的有些嚇人,可是,他還是很能包容屬下的,甚至,都能算得上是縱容。

    “你找我?有何事?”

    荀彧直接問道,劉巴搖了搖頭,說道:“還不是錢莊的事情,我這需要諸府,以及地方的幫忙,結果卻一直找不到令公,整日都在諸府內亂轉我們回府去說?”

    “直接去尚書臺罷。”,荀彧說著,劉巴即刻應允,跟在荀彧的身后,兩人一同朝著尚書臺走去,走在路上,劉巴時不時的看著荀彧身上的衣著,實在是太臟了啊,荀令公為何會穿成這樣啊,面對街道上異樣的目光,荀彧也是不管不顧的,直接將劉巴叫到了身邊,便開始詢問其了錢莊的事情。

    “所謂的錢莊啊,就是一種新的大漢機構給個定義的話,定當是類似國庫的,有著存貯的作用,天下人都可以將錢財放進錢莊,進行存儲,錢莊負責安全,甚至還可以給一些優惠”

    “那這對百姓有什么好處呢?”,荀彧問道。

    “好處很大啊,首先,就是安全的問題,不怕丟失,或者被搶,另外,這機構,我們會建設在大漢的每一個角落,也就是說,眾人可以在異地存取,比如,一個兗州的人,想要去豫州買一些特產,做生意之類,錢財太重,就可以將錢財存進兗州的錢莊,在豫州的錢莊取出來”

    “我明白了,那以什么為憑據呢?”

    “自然是以紙,以及印章,至于這個印章,我希望工府能夠幫忙,做出其余人無法制作的,可以看出真假的出來,以此辨認,要成立,需諸多府的相助”,劉巴說著,神色有些激動,他還是有些別的想法的,例如用這種憑據來代替紙張,只是,這未免有些驚世駭俗,他不能早早說出來,那會嚇到他人的。

    等事情的成效出來了,自己再說也是不遲。

    他正想著呢,荀彧繼而問道:“那對于廟堂而言,又有什么好處呢?”

    “哈哈哈,各地的發展,廟堂的政策,可是都需要錢財的,這些存貯的錢財,不就能先動用在政策上麼?只要不是所有人都來取錢,錢莊就不會崩潰,何況,有廟堂錢財的注入,就算百姓們要退回,也絕對不會出現什么問題,荀令公啊,這可是能徹底的解決國庫空虛的問題啊!”

    荀彧瞇著雙眼,認真的說道:“可是我總覺得,此事需要多加留意,不然就會出現大事啊。”

    “有我在,縱然出現了什么事,我也會解決,若是不能解決,我一人扛著便是了。”

    劉巴對于荀彧潑冷水的行為有些不滿,開口說著,荀彧搖了搖頭,說道:“也到府了,再與你細細談論”,走進了尚書臺,比起郭嘉治政的時期,這里已經是蕭條了不少,畢竟荀彧跟郭嘉不同,他不是操辦那么多的事情,自然也就用不到那么多的官吏。

    進了尚書臺,進了書房,兩人這才正式的談論了起來。

    “首先,我需要知道,這是誰的主意?這是誰的想法?”

    “聞人公的。”

    “什么??”,荀彧一驚,方才說道:“聞人公已經逝世幾十年了,你勿要拿聞人公來壓我,如實告知,這是誰提出來的?”,劉巴沉默了片刻,方才說道:“是司空劉公與我說的,不過,后來我自己去詢問,方才知曉,真正提出來的乃是侍中令郭嘉,不過,這想法,在《聞人手稿》里早就提到了”

    “我懷疑他是抄了聞人公的想法。”劉巴堅定的說著。

    荀彧無奈的哀嘆了一聲,他知道這廝對聞人公是有多崇拜,大概馬均都沒有他這么的狂熱,“那就得要讓侍中令前來一趟,你們互相交流一下,查缺補漏,你這是要改造國庫,這絕對不是小事”

    “可他抄襲了聞人公!”

    “我會讓他去給聞人公道個歉!”

    劉巴不再言語,荀彧叫來了一位官吏,說道:“你去將郭令公請過來,就說我這里有要事,讓他即刻前來,不可耽誤了。”,聽到他的言語,劉巴顯得有些無奈,似乎是在擔心著什么,看到劉巴欲言又止的模樣,荀彧已經看出,他是有什么事瞞著自己,不肯告知。

    頓時,荀彧皺起了眉頭,整個人都顯得格外的肅穆,他冷冷的問道:“劉君,對你,我向來是以友視之,可是,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我不希望你對我有所隱瞞,若是出了什么差池,或者說,你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情,最好還是告知我,若是被我自己查出來,只怕天子也難以庇護諸君一族。”

    劉巴抬起頭來,有些糾結,還是無奈的說道:“好罷,荀公,反正稍后郭公到來的時候,你也會知道,我讓工府幫著造特殊印章,制造他人不能仿造的那種憑據,還有其他的目的,說出來,荀公莫要驚慌”

    “嗯,你直說無妨。”

    “我想要設立紙幣。”

    “紙幣?”

    “正是如此,錢莊給出的憑據,就可以代替銅錢,作為等價物來使用,例如我買了一個木椅,價值三百,我只要用三百銅錢的錢莊憑據,不就好了?”

    “這樣一來,出售者也能用著憑據去換出銅錢,若是他愿意的話,我想,推行紙幣,能夠極大的刺激經濟,甚至,能夠對外掠奪,只要大漢商賈堅持使用這種憑據,遲早,安息都會將錢存在我們的錢莊里。”

    “那個藩國不服,直接斷掉他們的經濟命脈,他們定降”

    “還有其余的用處,我這些日子里,想到幾乎發狂的地步,正在整理頭緒,在錢莊沒有正式成立之前,我實在是不想太早的透露這個事情,我害怕啊,眾人聽到了這個消息,會惶恐的反對,就是荀公你,怕是也會擔心罷,當然,風險是肯定有的,可是收獲也大啊。”

    劉巴認真的說著,臉上有些落寞,“我是真的不希望無知的人毀掉這些事情,荀公你不會知道,我的這個提議會為大漢帶來什么樣的好處我曾給一些親近說過,他們都認為我瘋了,說紙張如何能代替錢財,其實,只要能夠作為銅錢的憑據,別說是紙張,就是糞也能當作錢幣來使用。”

    “哦,原來在你的心里,我荀文若,就是一個無知,愚昧,迂腐的大臣?”,荀彧問道,劉巴瞪大了雙眼,連忙說道:“當然不是,我只是怕荀公反對,天子都聽荀公你的,若是你反對,這事就絕對不會成,我是擔心這個,而且,這個想法的確是有些駭人”

    荀彧輕輕一笑,說道:“說起來,不還是擔心我會反對麼?放心罷,對于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我是不會急著發表看法的,這方面,你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我絕對不會干涉,錢莊,你想成立,我沒有意見,只要天子應允,就可以,至于紙幣,若是馬公那里有辦法,我也不反對。”

    劉巴可謂是喜出望外,猛地站起身來,說道:“如此,如此甚好啊,多謝荀令公!!多謝!!”

    看著朝著自己大拜的劉巴,荀彧平靜的讓他坐下來,說道:“勿要如此激動,等郭公前來,再一同商談罷。”

    他們便等了起來,等了好久,方才聽到了官吏們拜見的聲音,看來,郭嘉是到了,劉巴連忙站起身來,荀彧卻是不動彈,果然,郭嘉有些慵懶的從門外走了進來,劉巴即刻拜見,郭嘉瞥了他一眼,也不回禮,直接找了個胡椅,便坐了下來。

    “說吧,何事要我幫忙的?”

    “是錢莊的事情。”

    “錢莊啊”,郭嘉皺著眉頭,看向了一旁的劉巴,“這事不是你在負責嘛?”

    “推行紙幣,也是你的主意麼?”

    “什么紙幣?”,郭嘉一頭霧水。

    荀彧看向了劉巴,劉巴便將方才的言語一一說了出來,郭嘉沉思了片刻,手指不斷的抖動著,“這是好事,是好事,若是推行紙幣,作用不只是方便攜帶那么的簡單,還有更多的作用,銅幣的成本高,可是紙幣不高啊,廟堂想要多少錢就能有多少錢”

    “不對啊,若是如此的話,推行太多的錢,定然會造成嚴重的破壞,那該怎么辦呢?”

    “若是制作簡單了,被偽作該怎么辦呢?”

    “若是大漢之外的諸國不認可,是不是會對如今大漢的商貿造成強烈的打擊?”

    郭嘉忽然開始了自言自語,甚至是自問自答,完全不給荀彧與劉巴開口的機會,他說著話,雙手便摸索了起來,摸索了片刻,什么都沒有摸出來,他猛地站起身來,說道:“我回府拿些文書,等我回來,我們再接著聊,你們且等我片刻!!”

    “唰~”

    一道劍光閃爍而過。

    劉巴被嚇得摔在了地面上,不知何時,荀彧已經站起身來,手持長劍,寒光閃爍,長劍對著面前的郭嘉,冷光震懾人心,而隨著方才的那劍光,他們面前的案,竟是直接從中被劈開,“轟隆!!”,案直接分成了兩半,從中整齊的斷裂!

    荀彧冷冷的看著面前的郭嘉。

    “你走出房門一步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