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514、居功至偉的梁太后(下)

514、居功至偉的梁太后(下)

類型:都市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柳岸花又明
    “你說陳漢升是你兒子,怎么證明啊?”

    張衛雷打量著梁美娟,雖然從穿著上判斷,這個中年婦女不是窮人,不過看起來也很平凡,很難想象她會是陳漢升的母親。

    “怎么證明他是我兒子?”

    這可把梁美娟難住了,國家也沒發個證書,證明“我兒子就是我兒子啊”。

    “陳漢升一個普普通通的的大學生,冒充他媽有什么好處?”

    梁美娟反問道。

    “你先等一下,我問問我哥。”

    張衛雷趕緊聯系張衛雨,梁美娟也順便打個電話給梁小海。

    張衛雨先到一步,他看了一眼梁美娟,馬上堆起笑容:“阿姨好,您怎么來了?”

    “你認識我?”

    梁美娟有些疑惑,她完全不記得這個年輕人。

    “認識。”

    張衛雨穩重的點點頭:“我也是港城的,以前見過您,但是您沒見過我,我和漢升是朋友。”

    張衛雷在身后推了一下,悄悄問道:“哥,還真是陳漢升他媽啊,氣質一點不像,我以為是鄭總家的保姆呢。”

    “你就和豬一樣!”

    張衛雨低聲罵道:“難道聽不出她普通話里的港城腔調嗎,很明顯我們蘇北那邊的。”

    “蘇北那么多市,幾千萬人口呢,誰知道這么巧。”

    張衛雷嘀嘀咕咕的不服氣。

    張衛雨沒空搭理弟弟,轉身也給總經辦撥打一個電話,還是無人接聽。

    “阿姨,今天廠里的領導在開會,現在還沒有散掉。”

    張衛雨解釋道:“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結束,您要不要把湯放在這里,我到時給鄭總送過去。”

    “那樣就不新鮮啦,鮑魚那么貴,太可惜了。”

    梁美娟想了想也沒答應。

    “好,那我再想想辦法。”

    張衛雨抿了抿嘴唇,他心思要比弟弟深沉,接觸陳漢升家人的機會不多,這次如果能幫到梁美娟,一定會傳到陳漢升耳朵里的。

    陳漢升從巔峰掉落“低谷”,除了陳兆軍和蕭宏偉堅定相信他會再次起復,小保安張衛雨也同樣持這種觀點。

    誰愿意一輩子當保安,陳漢升的第二次起復,如果能夠參與進去,大概就是為數不多改變命運的機會了。

    沒過多久,梁小海和唐萍也過來了,他開始接到梁美娟電話,還以為三姑在開玩笑呢。

    “姑~”

    梁小海看到親姑,既意外又激動,順手和梁美娟介紹唐萍的身份:“這是我女朋友,她叫唐萍。”

    “哦。”

    面對唐萍,梁美娟就沒那么客氣和熱情了,只是淡淡的點點頭,誰讓唐萍曾經詛咒陳漢升要飯呢。

    唐萍大概也察覺到自己不受歡迎,一扭身子居然自顧自去食堂了。

    梁美娟狠狠瞪了一眼梁小海,要不是時機不合適,她真想訓斥幾句侄兒。

    當著梁美娟的面,梁小海不敢去追唐萍的,他轉移話題的問道:“漢升沒陪您過來嗎?”

    “吵架了,他最近不敢來煩我。”

    梁美娟干脆的回道,又指示梁小海:“姑中午沒吃東西,你去打點盒飯來。”

    梁小海沒有廢話,麻溜的跑向食堂,不過等到飯打回來,梁美娟再吃完,這都足足等了1個多小時了。

    梁美娟心疼湯里的珍貴食材,看著梁小海問道:“你能不能去提醒一下啊,就說這湯要新鮮了才好喝,可以喝完再開會嘛。”

    “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梁小海苦笑著說道:“我就是一個打工的,廠里那么多領導開會,我有什么資格提醒啊。”

    “真慫,又沒讓你去開會,只是提醒一下而已。”

    梁美娟很不滿:“這事擱陳漢升身上,他說不定早就解決了。”

    “我又不能和表弟比。”

    梁小海委屈的說道,陳漢升先前和鄭總關系好,現在又和洪總關系親,這種如魚得水的交際能力,真是羨慕不來的。

    “我去吧。”

    這時,一直盯著行政樓的張衛雨突然說道。

    “哥,你怎么去?”

    張衛雷很吃驚:“你就是個小保安,根本不夠進入會議室資格的,更別談提醒鄭總了。”

    “天氣這么冷,阿姨等的時間太久,我擔心她著涼。”

    張衛雨說著就沖出了保安崗,快速跑向行政樓。

    張衛雷和梁小海都很意外,這種事弄不好要挨批的。

    為了一壺湯,值得嗎?

    “你哥比我這個親侄子還勤快呢。”

    梁小海酸溜溜的說道。

    “誰讓你靠不住啊。”

    張衛雷走到門外,陰沉了許久的天空開始變黑,遠處還有雷聲在隱隱轟鳴。

    “暴風雨好像要來了啊。”

    張衛雷感受著這股沉悶的大氣壓,脫掉保安帽不住的扇動。

    ······

    行政樓里的會議室里,兩方仍然在針鋒相對,相較于鄭觀媞提出的建設和發展意見,只需要反對的洪仕勇非常簡單。

    不過即使如此,鄭觀媞還是占據著上風,洪仕勇察覺到處境后,幾次想結束會議,打算用“拖字訣”無限期的拖下去。

    不過鄭觀媞沒給這個機會,一直在步步緊逼。

    直到,會議室的大門“咯吱”一聲被推開了,穿著保安制服的張衛雨突然出現在門口。

    這里都是新世紀電子廠的中高層領導,雖然彼此不對付,不過好歹屬于管理階級,張衛雨和這里的環境真是格格不入。

    洪仕勇本來正激烈的反對,他看到張衛雨出現后,下意識就頓了一下,靜靜的盯著張衛雨,心里卻在琢磨著如何應付鄭觀媞。

    發言人不吱聲了,整個會議室目光都聚焦在這個二十多歲的保安身上。

    張衛雨也沒想到這種情況,神情有些慌張,不過他好歹是混過社會的,膽子不算小,最后屏住呼吸走到蔣云云面前,俯下身子說了一句話。

    蔣云云睜大眼睛,連續確定幾遍以后,她才走到鄭觀媞面前悄悄匯報。

    這個過程中,會議室里鴉雀無聲,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鄭觀媞倒是一臉平靜,沉吟幾秒站起來:“我們先休息10分鐘,然后再繼續開會。”

    她說完就踩著高跟鞋“嗒嗒嗒”的走出去,蔣云云連忙跟上。

    張衛雨把梁美娟送來行政樓,也默默的退了出去,現在這個舞臺還不屬于自己。

    “阿姨~不好意思啊,今天開會忘記時間了。”

    鄭觀媞笑吟吟的說道,好像忘記昨晚吩咐過什么了。

    小秘書蔣云云在旁邊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如果只看過程,這應該是自己嚴重失職了。

    “沒事,你先忙你的,阿姨只是給你送湯,趁著新鮮才有營養。”

    什么都不知道的梁美娟掏出保溫壺,獻寶似的打開:“噔噔噔噔,這是你們香港人愛喝的鮑魚雞翅湯,清淡寡味又有營養,阿姨早上5點就起來煲的。”

    鄭觀媞有些吃驚:“阿姨會做香港的湯料嗎?”

    “以前不會,昨晚剛學的。”

    梁美娟笑了笑:“昨晚我去了網吧,特意查了如何做香港的靚湯,你先嘗嘗味道怎么樣嘛。”

    鄭觀媞臉色愣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阿姨為了我,大晚上的專門去網吧啊。”

    “是啊。”

    梁美娟一邊裝湯,一邊又在閑聊:“我現在才知道原來網費這么貴啊,一塊五毛錢一個小時,陳漢升高中就偷摸去網吧,難怪他零花錢經常不夠。”

    “真是調皮,陳漢升要是有兒子了,千萬不要像他。”

    鄭觀媞微笑著接過來。

    就在這時,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李小楷和幾名堅定的“鄭黨”領導層蜂擁跑過來,一下子擠在門口。

    李小楷表情很慌張:“鄭總,洪總說時間寶貴,他宣布會議到此結束,以后這種沒什么意義的會,他也不會再參加了。”

    洪仕勇很會找機會,直接終止了會議,也終止了復讀機和MP4項目。

    另外他的意思,以后也不會再給鄭觀媞這種機會了。

    鄭觀媞沉默了很久,然后把一勺湯送進嘴里:“我知道了,你們先回去吧,不要打擾我喝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