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獵贗 > 第兩百二十一章、恨是毒藥!

第兩百二十一章、恨是毒藥!

類型:都市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柳下揮
    施道諳不僅僅是上樓洗了把臉,他還洗了個澡,換了身干凈舒適的家居服,體體面面的走了下來。

    他走進了廚房。

    很快的,廚房里面就傳來咖啡機的「轟鳴」聲音,空氣里也彌漫起了咖啡豆的濃郁香氣。這種關鍵時刻,他竟然跑去打起了咖啡?

    又過了一會兒,施道諳端著兩杯咖啡走了過來。他把一杯咖啡放到宮錦面前,說道:“晚上沒有吃飯吧?我也沒有。喝杯咖啡才能夠讓人真正的活過來。”

    “我要解釋。”宮錦出聲說道。

    她不在意自己晚上有沒有吃飯,畢竟她晚上經常不吃飯。她也沒有去觸碰施道諳送過來的那邊咖啡,如果施道諳不能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這杯咖啡也是要潑到他臉上去的。

    她在心里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打算。

    施道諳閉上眼睛貪婪的嗅聞著咖啡的香氣,然后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說道:“外面買來的咖啡和我親手打的實在是相差甚遠,你快嘗嘗。涼了可就不好喝了。”

    “我要解釋。”宮錦再次催促說道。

    施道諳輕輕嘆息,看向坐在對面的宮錦,說道:“林初一去敦煌找江來,這件事情你知道嗎?”

    “我知道。”宮錦點了點頭,說道:“林遇之死,他們倆都是受害者,沒理由用別人的錯誤去懲罰彼此。江來的性子我知道,倘若他有心結沒能解開,就像是一頭被栓住了的騾子一樣在原地轉圈圈。初一能夠自己想明白,而且愿意主動邁出去那一步,證明她確實是在意江來的怎么?你懷疑初一動機不純?”

    “不不不,我沒有這種懷疑。”施道諳擺了擺手,說道:“林初一是個極度驕傲的女人,她不會用自己的感情來做交易。她可以犧牲很多東西,但是絕對不會玷污自己的情感。”

    “這也是我對她的認知。”宮錦一臉認真的說道。關鍵時刻,還是要替自己的好閨蜜講話的。

    “林初一去找敦煌不僅僅是要和江來和解,她還要求江來替她修復了那尊青頭人頭像。”施道諳捧著咖啡,看著落地窗外面的小院,輕聲說道:“下雪了。”

    在他們倆人室內說話的時候,片片雪花隨風飄蕩,在燈光的照耀下晶瑩如玉。

    宮錦甚至都沒轉身去看過一眼,下不下雪的她也并不在意,盯著施道諳說道:“不要說些眾所周知的事情。”

    施道諳苦笑不已,說道:“王者榮耀青銅展是一場精心布置的陷阱,青銅人頭像是他們倆放置在陷阱里面的誘餌。”

    宮錦神色微動,問道:“為了蝙蝠?”

    “是的,為了蝙蝠。”施道諳點了點頭,說道:“他們想以這尊青銅人頭像為誘餌,誘惑蝙蝠再一次現身,這樣林初一就有機會為自己的父親報仇雪恨”

    “既然如此,為何又出現那么多的變故?”

    “誘惑不夠。”施道諳輕輕搖頭,說道:“倘若你是蝙蝠,在剛剛經歷了《梅妻鶴子》青花瓶的失敗之后,會不會行事更加的小心謹慎?會不會選擇持續觀望?或者等到時機更加成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之后才會伸手?而且,僅僅是一尊青銅人頭像的話雖然利益很動人,但是,這還不足以促使蝙蝠下定決心舍身冒險。”

    “所以,你把江來丟了出去?”宮錦眼神如刀,一刀一刀的剜著施道諳。

    施道諳卻完全不為所動,就像是感受不到宮錦表現出來地敵意似的,一臉坦誠直接的說道:“是的。我給他們一個難以拒絕的誘惑相比較以贗品替換真跡所獲得的經濟利益,他們對什么事情更加關心?”

    “復仇。”

    “是的,復仇。”施道諳一臉贊賞的看向宮錦,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心省力省口水。宮錦在外面打拼多年,而且做的又是那種和最聰明最狡猾的人打交道的「掮客」和信息搜集工作,所以眼界格局極大,個人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我之前請你幫我調查過林遇,我們沒辦法確定林遇是不是蝙蝠,但是,他一定和那個組織關系密切不然的話,沒理由選擇那樣一種極端的方式來了結自己的性命。”

    “所以,他的死是想守住某個秘密,是想保護某個人或者藏著某件事情不然的話,林遇有家有口,夫妻和睦,兒女雙全,就算名譽毀了,事業沒了,還要面臨牢獄之災可是,該有的他全都有了,該享受的都已經享受了,到了他這樣的年紀,只需要遠遠地看著自己的老婆孩子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他怎么舍得去死呢?”

    “林遇帶著秘密離開,所以,《梅妻鶴子》青花瓶的案子也就不了了之,警方想要以此為線索來追蹤國際走私集團侏羅紀的想法也只能半途而廢可是,侏羅紀又是怎么想的?他們的組織橫跨歐亞美洲等十幾個國家,縱橫古董市場多年,無往不利,戰無不勝,卻偏偏在碧海這座城市栽了一個大跟頭,他們就能夠咽得下這口氣?”

    “當江來十八歲生日的時候說想要回來替老頭子報仇的時候,我就開始找人調查林遇,在調查林遇的時候卻無意間發現了侏羅紀所以,經過十年的調查和分析,我和侏羅紀已經是很熟悉的老朋友了。他們謹慎而膽大妄為、隱蔽而又不可一世。是啊,是誰掌控著這么大的生意,是誰操縱著世界上最賺錢的產業鏈之一,都會滋生驕傲自滿之心吧?”

    “資料顯示,他們對待組織內部的叛徒公開處刑,對待傷害他們的人更是手段殘忍。所以,我猜測,相比較青銅人頭像所能夠帶給他們的利益,他們更希望能夠毀了江來,毀了這個給予它們致命一擊的家伙因為在他們看來,江來不僅僅是逼迫死了林遇,還讓尚美集團這座重要基地暴露,讓整個產業鏈條都暫時停擺。這對碧海或者對整個亞洲市場都是一次重創”

    “他們想要報復江來,所以我就把江來給丟出去。現在,他們有一個毀掉江來的機會,難道還能夠控制住自己那顆蠢蠢欲動的復仇之心?”

    施道諳把杯子里面的咖啡一飲而盡,看著宮錦冷峻的小臉說道:“世人大多可以隱藏愛,卻不愿意掩飾恨。因為愛是蜜糖,恨是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