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明朝富家子 > 第四卷 第十八章 偽造

第四卷 第十八章 偽造

類型:穿越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星辰玖
    嚴嵩還想把徐階當槍使呢,徐階這把槍又豈是這么好使的。

    他剛一抬手,徐階便看出了他的意圖,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過來。

    這家伙,徐階這一巴掌,錯點就煽他臉上了。

    當然,嚴嵩的臉也不是這么好打的,你敢去煽他臉可得小心了,他分分鐘都有可能反手還你一巴掌!

    要說玩陰謀,耍手段,徐階可能比他強一點,但是,要論手中掌握的權力,這會兒他比嚴嵩可不是強了一星半點。

    你家伙再會玩陰謀耍手段又怎么樣,絕對權力在手,老子一樣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老子倒要看看,嘉靖是相信你這個什么都不是的右參政,還是相信我這個吏部尚書兼內閣大學士。

    嘉靖可沒徐階精明,想要糊弄,那簡直不要太容易。

    他表面上是公正無私,讓鄢懋卿上報西北邊軍糧餉的調撥情況,并提供來往公文以為憑據,實際上卻是想要偽造公文,糊弄嘉靖!

    這偽造公文,聽起來好像蠻難的樣子,不過,這難度也是看人來的。

    要是一般的平民百姓,想要偽造公文,那難度自然相當的大,問題嚴嵩和鄢懋卿就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他們可是官員,而且還是權力很大的官員,公文什么的,本來就是他們造的,偽造什么的,太容易了。

    或者說,他們根本就不是在偽造公文,他們造出來的公文就是真的,比任何假的都要真!

    嘉靖哪里能想得到,平日里“老實巴交”,“忠誠可靠”的嚴嵩竟然會聯合別人偽造公文來欺騙他,所以,當看到鄢懋卿交上來的憑據之后,他頓時火冒三丈。

    鄢懋卿這家伙,那也是相當奸猾的,偽造出來的公文簡直一點漏洞都沒有,山西九萬邊軍的糧餉,他好像都已經以鹽引的形式派發過去了,而且,他還有各地鹽商到各大鹽場兌換鹽引之后留下的憑證以為證明,證明山西邊軍的確已經收到了糧餉!

    好你個夏言,山西邊軍都兵變不斷了,你竟然還敢欺瞞朕!

    好你個曾銑,說什么收復河套,收拾韃子,原來是想擴充邊軍,侵吞糧餉!

    還有,徐階,你小子吃多了還是怎么了,朕要你上奏山西的具體情況呢,你扯什么南京戶部?

    當然,徐階的臉也不是那么好打的,關鍵的地方,他都用了“聽聞”二字,也就是說,他都是聽聞別人說的,不是他自己在故意捏造。

    這聽別人說什么也有罪嗎?

    當然沒罪!

    嘉靖想了想,也只能悻悻作罷,饒了他這一回。

    不過,夏言和曾銑那可就不能饒恕了。

    你們這兩個奸佞小人,還要欺瞞朕到什么時候?

    他仔細查看了一番鄢懋卿提供的憑證之后,當即便命人把夏言給招了過來。

    夏言還不知道山西兵變的事已然露餡了呢,嘉靖一天到晚都窩在深宮修煉,怎么可能知道山西發生了什么。

    他只當嘉靖是心切收復河套一事,想找他問問而已。

    這事,唉,真不知道怎么說了。

    他一路思索,一路魂不守舍的跟著小太監來到乾清宮中。

    嘉靖的城府,那還真不一般,都這個時候了,他竟然還能裝出什么事都沒發生的樣子,親切的問道:“公瑾,曾銑那邊準備的怎么樣了啊,他準備什么時候發動大軍收復河套啊?”

    果然,皇上問的就是這事。

    夏言心中一寬,假假意思糊弄道:“皇上,這十余萬大軍集結操練可不是幾個月就能見成效的,曾銑那邊正加緊操練呢,估計,還得再等上兩三個月。”

    還等啊,等著山西邊軍造反嗎?

    嘉靖聞言,不由冷冷的道:“等?等到什么時候?朕怎么聽說這會兒山西邊軍正在鬧兵變呢?”

    啊!

    夏言聞言,不由嚇了一大跳,這誰啊,竟然敢告他的“黑狀”。

    他連忙搖頭道:“沒有,沒有,皇上,這純屬謠言,微臣從未聽說過什么山西那邊鬧兵變之事,想必是有心人故意造謠,欺騙皇上的。”

    欺騙朕?

    誰在欺騙朕?

    嘉靖當即拿起徐階的奏折,毫不客氣的丟夏言跟前,大怒道:“是誰在欺騙朕,你心里不清楚嗎?”

    夏言被嘉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渾身一抖,他顫巍巍的撿起地上的奏折,仔細一看,心里頓時罵翻了天。

    “徐階,臥槽尼瑪啊!你家伙吃飽了撐的還是怎么了,竟然告老子黑狀!”

    不過,還好,徐階倒也沒有故意往他身上潑臟水,至少,徐階說的基本都是事實,并沒有故意捏造什么東西誣蔑他。

    他急急的思索了一陣,這才小心的道:“皇上恕罪,南京戶部那邊糧餉調撥的的確有點慢,邊軍將士怨聲載道實屬正常,不過,這兵變什么的就有點夸張了,微臣相信,只要這糧餉調撥到位,邊軍將士便不會再鬧騰了。”

    還想欺騙朕?

    嘉靖又拿起鄢懋卿提供的憑證,一把丟夏言跟前,隨即咆哮道:“什么糧餉調撥到位?南京戶部都已經把糧餉全部調撥過去了,你準備讓他們再調撥一次去給曾銑貪嗎?”

    什嗎?

    夏言有些難以置信的撿起地上的公文憑證,仔細一看,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

    這公文是不是真的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來,這些,的確都是真正的公文,不過,里面的內容是不是真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難道曾銑真的是個深藏不露的貪官污吏?

    難道曾銑真的把山西邊軍的糧餉侵吞了大半?

    不可能啊!

    曾銑是什么樣的人,他還是比較了解的,要不他也不會把人家當親信。

    此人從知縣開始,到都察院御史、僉都御史、副都御使,一路下來,待過的地方可不少,手中的權力那是越來越大,經手的財物也不知凡幾。

    這種人要是想貪,隨時隨地都可以貪,又何必等到這個時候呢?

    倒是這個鄢懋卿,好像隱隱有人在他跟前說過,這家伙手腳不怎么干凈,原本,他還不怎么相信,現在看來,這家伙的確有問題,這些公文,很有可能是這家伙仿造的!更新最快 電腦端::/

    想到這里,他們連忙舉起手中的公文大聲抗辯道:“皇上,這些公文都是假的,曾銑的清廉可是出了名的,怎么可能侵吞邊軍糧餉。倒是這個鄢懋卿,不止一個人跟微臣提過,這家伙手腳不干凈,微臣是一時糊涂,沒怎么在意,現在看來,微臣是大意了,這家伙侵吞了邊軍糧餉之后竟然還反過來誣蔑曾銑,簡直是豈有此理!”

    豈有此理?

    誰豈有此理?

    你竟然敢對著朕喊叫,翻了天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