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北宋振興攻略 > 第七百六十七章 起來呀,地上涼

第七百六十七章 起來呀,地上涼

類型:穿越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吾誰與歸
    “陳子美連夜從淮南趕到了汴京,放下了家里的生意,說是要過來教育兒子。”趙英也是無奈的說道。

    趙桓將手中的札子放下,說道:“宗少卿會處理好這些事,大宋一百六十年了,出些奇怪的事,也不算奇怪。但若沒了懲罰,那就說不過去了,這件事必須徹查。”

    “現在鄂州缺少一個知府,你讓李太宰查一下京官里,有沒有愿意去的?”

    趙英領命而去。

    鄂州是一個泥潭,荊湖南路就是一個埋人的大沼澤!

    趙承佑小看了瘟疫的影響,不僅僅害了自己,整個荊湖南路也處于癱瘓的狀態。

    先是水患,然后是水疫肆虐,荊湖南路的復產形勢極為嚴峻。

    現在誰接這個經略使,做得好,未來前途一片光明,荊湖南路經略使之位,不出意外,三年一考之后,就是這個新任知府。

    若是處理失當,怕是要有性命之憂。

    大災大難之后,必然、一定會出現起義之事,一旦百姓起義,州府官員首當其沖,必不可幸免。

    所以,這是一場豪賭,趙桓很想看看大宋這批官員的膽子。

    李綱收到官家的圣旨的時候,嘆氣的將手中的札子說道:“你回去轉告官家,此時,荊湖南路只有宗少卿合適。”

    “任誰去都沒有那么高的民望。也沒有人愿意前往。”

    “必須是宗少卿嗎?”趙英了然,正準備轉回的時候,略帶疑惑的問道:“為何沒人愿意前往?”

    這世間從來不缺少賭徒,尤其是在這官場上,這是豪賭,輸了的確有性命之憂,但是贏了就是平步青云!

    為何沒有人愿意一試呢?

    “千里做官只為財呀,眼下荊湖南路沒有油水了,誰還愿意去?”李綱看著手中另一份札子說道:“你想想,三年一考,這荊湖南路和鄂州民生凋零,商貿不興,稅賦繳納絕對不可能交齊全,三年一考,能得中上評?”更新最快 電腦端::/

    “官家這道口諭之前,我就已經在京官中,詢問了此事,沒有人愿意。”

    趙英這才了然,領命奔著延福宮而去。

    “一群慫貨。”趙桓聽到趙英的回稟,對這幫京官做出了評價。

    大宋冗官,積累了不少預備的官員,這些官員因為沒有派遣,都沒有俸祿可以拿,這么好的機會,他們寧愿在京中窩著,也不愿意去搏一搏。

    這世界上不缺少賭徒,同樣不缺少慫貨,張孝純就是典型的慫包一個,金人來了,他想投降金人,西夏人來了,他只敢固守九原、五原城,任由兩套百姓被西夏人劫掠。

    當然,這種任由,在河套人心中,卻沒有多么的惡劣。

    河套的百姓,其實在西夏鐵鷂子擄掠之前,還當自己是個西夏人,有些人還盼著西夏人哪天回來,他們繼續過原來的日子。

    畢竟跪久了,突然站起來,不大習慣。

    結果西夏人的確回來了,不過是來劫掠他們,這讓他們的心態第一次發生了變化,變得焦慮和惶恐,仿若被放棄了一樣。

    但是岳飛軍隊重回河套,并且千里突襲,直奔興慶府,逼迫西夏王簽訂了城下之盟,拿下烏海的消息回到河套之后,還是讓河套的百姓們精神一陣!

    終歸是認同了大宋朝對河套地區的統治。

    這種從原來的抗拒,到冷漠,到期盼,再到與榮俱榮的認同,對于河套的百姓來說,是一個五味陳雜的過程。

    “張孝純忙什么的,一天到晚見不到人?”岳飛早上出門游獵,帶隊回到了九原城的時候,才發現張孝純又沒在府中。

    張憲擰了一把冷水的毛巾,遞給了岳飛,讓他擦拭身上的灰土,營中早就燒好了熱水。

    張憲笑著說道:“官家前兩天來了札子,說要防蝗,他正帶著衙役,在各大村寨里巡視,督促河套百姓們深耕,據說還親自去地里刨了一下午。”

    “收拾的差不多了,今天就能動身,也和西夏那邊交代好了。”

    “他還會鋤地?”岳飛啞然失笑打的問道,官家要吃生吃蝗蟲之事,岳飛已經知道了。

    不過大宋的文官們,在讓人失望這件事上,從來沒讓人失望過。

    岳飛覺得官家這生吃蝗蟲的事,怕是要真的生吃了,他很好奇那是什么場景。

    岳飛覺得有必要給官家上封札子,把這事說個通透:“官家不是咱們這些農家娃娃,哪里曉得蝗蟲的厲害,哪年不是一堆又一堆?稍一驚動,那東西還咬人。哪年沒有被咬死的?官家還是想的簡單了。”

    “說來也是奇怪,這玩意兒單個,十數個的時候,非常怕人,一旦五六十之數,就會暴躁異常。”

    岳飛可不是什么巨富之家,小時候還在韓府上做過仆人的他,自然清楚蝗災是什么樣。

    “可累死我了!”門口傳來了張孝純的聲音,這廝進門的時候,不小心被門檻絆倒了,咕嚕咕嚕的滾到了岳飛的腳下,擺了一個大字。

    張憲看著張孝純的模樣,就是失笑:“起來呀,地上涼。”

    張孝純躺在地上不動彈,擱府門外面,他還估計自己這個知府的臉面,笑容滿面,進了府門,他也懶得藏著掖著,反正岳飛和張憲也知道他是什么人。

    “起不來了,我快累死了,我都四十多年沒碰過農具了,太累了,這還是河套多牛,河東河北兩路的知府們,怕是要愁壞了。”

    岳飛看著張孝純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對著張憲說道:“讓柴房給張相公燒點水,沐浴一下。”

    “早這樣,哪里還有今日之禍?河東路經略使早就是你的了,現在不上不下。”

    岳飛說的是之前官家拿下云中路之后,河東路的經略使空缺,原來由尚書右丞孫博兼任,但是隨著孫博回京,經略使給了忻州知州,沒了他張孝純什么事。  

    “不上不下的吊著,就更難受了呀!”張孝純哈哈笑著爬了起來,嘴上說的難受,可是這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哪里難受,反而有點樂在其中的味道。

    “岳將軍這是要走?”張孝純爬起來才看到岳飛的籠手擦拭的干凈涂上了油,這是要行軍的征兆。

    岳飛點頭說道:“是,耶律大石,他果然還是沒睡醒呀,他帶三萬人進攻了青塘,秦鳳路求援,官家派我去把他趕走。”

    “這次就是前往青塘,同樣糧草,我也要帶走很多,你做好準備,民夫就不用了征調了,我從遼東來的時候,帶著呢。”

    “耶律大石是誰?他閑的沒事干,打什么青塘?官家騰出手來,還不得揍他?”張孝純疑惑的問道。

    “要不說沒睡醒呢?官家沒有答應他午時三刻的夢,就準備自己拿唄。”岳飛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