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重生之獨步江湖 >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一冊玉簡(求月票)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一冊玉簡(求月票)

類型:玄幻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白駒易逝
    不過讓方休略微好奇的是,東方鳴這位武當道子,竟然敢深入禹州前來見他,倒是有那么一些膽氣。

    畢竟以正天教跟武當派的關系,就算他將對方強留下來,武當也無可奈何。

    縱然這樣傳出去,對正天教的影響不太好。

    可是名聲這東西,方休向來不會在意。

    畢竟……

    莫名的,東方鳴感到心中一寒,似乎有什么事情將要發生。

    到了他這個境界,對于這冥冥中的感應,自然不會不信。

    “這次我前來乃是奉我派掌門之命前來,將一樣東西交給方圣子!”

    坐立不安的東方鳴直接從位置上站起,拱手說道。

    武當掌門?

    聞言,方休眼神變幻了一下,聲音漸冷說道:“什么東西?”

    對于玄胤,他可沒有忘記。

    當初跟墨傾池交手的時候,對方就曾不顧顏面的出手。

    方休向來不認為自己是什么大氣的人,這筆賬,他可是一直都記著。

    東方鳴自衣袖中取出一冊玉簡,隨后便見玉簡仿若被一只無形大手托起,朝著方休飛了過去。

    然而,那枚玉簡在距離方休身前不過五尺的時候,便直接停頓在了半空中。

    緊接著,便見玉簡在半空中攤開。

    一個陰陽太極圖篆刻在玉簡之中。

    隨著玉簡的攤開,陰陽太極圖便猶如活了過來一樣,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爆發,將周圍的空間都給凍結了起來。

    轟!

    陰陽太極圖自虛空中呈現,繼而向著方休鎮壓而去。

    “哼!”

    方休冷哼一聲,手指直接朝著陰陽太極圖點出。

    看似平凡的一擊,在蘊含了萬般道韻。

    當兩者相觸的時候,剎那間爆發出一股無形的波動,隨后就看到空間猛然間破碎開來。

    一個不過三尺方圓的漆黑瞬間出現,頃刻將陰陽太極圖給拉扯了進去。

    只見陰陽太極圖猛然間潰散,化為了一道虛幻的身影。

    東方鳴當即低頭行禮:“弟子見過掌門!”

    “玄胤!”

    方休眼睛微瞇,看著眼前的虛幻人影。

    他知道這不是玄胤的本身,更像是一道身外化身,藏在那陰陽太極圖中。

    如果陰陽太極圖不被摧毀,這道身外化身是不會顯現出來的。

    “你能化解本座這一招,倒是有些實力,昔日你殺我派道子時,本座就曾跟你說過,待你成就真仙之日,自會來尋你。

    不過本座也不以大欺小,時間限定在一年內,給你足夠的時間熟悉真仙境界,決戰的地點亦有你來挑選。

    屆時本座自會昭告江湖,你如若心怯,也可認輸,本座絕不勉強!”

    玄胤說完,那道虛幻的身影直接消散。

    “戰書?有意思!”

    對于玄胤的話,方休也不憤怒,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

    說實話,玄胤的戰書來的有些突然。

    當初對方所說的話,他已經是忘了個七七八八,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不過如今看來,對方確實一直記掛在心上。

    對于玄胤的挑戰,雖然是意外,但方休卻沒有拒絕的打算。

    “好,這一戰本座應下了!”

    “不過,本座亦有東西讓你帶回去!”

    說話間,便見方休手中現出一張白紙,手指在白紙上輕輕一劃,隨后便見那張白紙渲染上了淡淡的金色。

    緊接著,淡金色的紙張卷起,直接甩給了東方鳴。

    東方鳴接過紙張,正想要打開了來看的時候,耳邊響起了方休清冷的聲音。

    “不要說本座沒有告誡你,如若私自看了,發生了什么可就怪不得人了!”

    東方鳴本來升起的念頭,頓時打消了。

    將淡金色紙張收攏在衣袖中,拱手說道:“東西我一定帶到,告辭!”

    說完,東方鳴直接離去。

    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方休沒有任何動作。

    東方鳴一離開大廳后,半步也不曾停留,直到離開了閩江府的范圍后,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等到放松的時候,他才察覺到背后的濕潤。

    方才在方休面前,心里上可謂是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特別是玄胤的戰書,讓東方鳴生怕方休惱羞成怒,然后直接對他出手。

    要知道,對方在江湖上的名聲算不得多好。

    而且對方想要至他于死地的心,他亦是知道的,當初在驚雁宮的時候,要不是逃的夠快,就已經隕落在那里了。

    如果剛才方休對他出手的話,東方鳴認為自己可以安然離開的可能性很低。

    就算是他手中,有玄胤給他的護身底牌也一樣。

    因為,這里是正天教的大本營。

    憑借他一個武道宗師,想要闖出去,幾乎是天方夜譚的笑話。

    幸好!

    方休由始至終都沒有對他出手。

    直到完全遠離了閩江府后,東方鳴才感覺到那股冥冥中的危機消除。

    驀然間,他的手不小心觸碰到了衣袖中的紙張。

    不由心中一動,將紙張給取了出來。

    看著手中淡金色的紙張,好奇心驅使他將這紙張給緩慢攤開。

    “啊!”

    只是看到紙張一角中,一道淺淺的劃痕時,東方鳴便感到雙眸一陣刺痛,緊接著腦海好似被一道可怕的力量侵入了一樣,使得他慘叫出聲。

    兩行血淚,瞬間他緊閉的雙眸中滑落。

    東方鳴手緊緊抓著紙張,慘叫過后的他強行鎮定了下來,只有面目扭曲的嚇人。

    這時候的他,心中一陣后悔,再也不敢將紙張打開。

    而是將紙張重新塞入了衣袖中,隨后整個人化為流光遁逃。

    空中,唯有點點鮮血揮灑。

    在東方鳴打開紙張的剎那,方休搖頭失笑:“不知死活!”

    那一張紙上,蘊含了他的一道意念,雖然不及他本身直接出手,可也不是一個武道宗師可以隨意觀摩的。

    在東方鳴打開紙張的瞬間,他就察覺到了那意念的波動。

    當他神念擴張出去,也看到了對方狼狽逃離的身影。

    這也算是對方命大,沒有完全直面他的那道意念,不然的話,這位武當道子未必有機會離開禹州。

    應付了玄胤的戰書后,方休當即起身,向著謝華之所在而去。

    一個玄胤,還不值得他現在全力以赴。

    真正值得他全力對待的,乃是雷州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