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氪金成仙 > 第493章 占卜成真?!

第493章 占卜成真?!

類型:修真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五志
    純狐月沒有浪費時間,一安排完,便拿出飛毯坐了上去。

    袁老師立刻跟上,隨著一聲‘鍵來’的輕喝,七彩鍵盤如祥云一般將他托起。

    蘇木和林劍娥他們也紛紛拿出各自的飛行道具,緊跟在兩位老師身后,速度極快的飛了出去。

    對生命學派的總攻已經開始,就沒有必要再遮掩身份,何況救人要緊,自然是要爭分奪秒。

    此刻雖然是夜晚,但街道上面有很多人。

    剛才的震動,讓不少人誤以為是地震了,紛紛從家中跑出來,在相對空曠的地方避險。

    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討論著剛才的‘地震’是什么級別,震中在哪兒。

    當然更多的人,還是急著先發一條朋友圈,再來說別的。

    還有一些人,則是在吐槽這次的‘地震’,又沒有被預測到。

    在這個世界,大多數的地震都能夠被修真者,借助符陣、法器等等預測到,提前通知民眾防備。

    但還是會有一些特殊的地震不好預測,尤其是在最近這些年,隨著第三次秘境降臨的征兆越來越多,地震也變的越來越不可測。

    民眾吐槽歸吐槽,倒也沒有懷疑其它,看到夜空中飛過的蘇木等人,也只以為是趕著去救災救人的修真者。

    在這個世界,修真者享受了資源上的傾斜,但在有災難、危險出現的時候,他們中的大部分,也都是沖在最前面、擋在最前面的‘逆行者’。

    飛毯上面,純狐月把她從指揮部了解到的情況,向蘇木等人講了一遍:

    “出事的,是丹霞山修真大學的師生,他們負責江黃區那邊,生命學派的另一座實驗材料倉庫。他們的人進去后沒多久,指揮部就收到了求救信號。再聯絡,就沒有了音訊。到現在,這隊人是全部已經犧牲,還是有幸存者,都不清楚……”

    聽到這話,林劍娥、許琳、姜小白等幾個同學,齊齊臉色一變。

    說實話,雖然蘇木之前提醒過他們,但因為行動實在太過順利,他們縱然口頭上說著要小心,也是那么做的,但心里面還是多多少少有點不以為意,甚至感覺蘇木小題大做。

    但是現在,當他們聽說了丹霞山修真大學師生的遭遇后,心中的不以為意,頓時一掃而光。

    他們很清楚,能夠參與這次行動的人,論修為、成績,都不會比他們弱多少。

    何況丹霞山修真大學,肯定也跟他們一樣,安排了好幾位實力強勁的老師帶隊。可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栽了,生死未卜。

    足見他們面對的敵人有多強!

    蘇木也皺起了眉頭。

    丹霞山修真大學?劉鵬不就在那里嗎?

    不過轉念一想,劉鵬今年剛入校,應該不會被帶來參加此次行動……

    純狐月掃了眾人一眼。

    雖然沒人說話,但她通過眾人的表情與眼神,將他們心中所想,猜了個七七八八。

    被嚇到也好,免得去了后,驕傲輕敵。

    純狐月想著。

    “等下到了任務地點,你們一定要小心謹慎。生命學派已經有了防備,丹霞山的師生要是沒有全部犧牲,很可能是被抓為人質……這個救援任務的難度很高,怕是不好搞!”

    腳踏飛盾的許琳,皺著眉頭問:“就我們一隊人過去增援?”

    “當然不是。”純狐月道:“指揮部那邊,還通知了其它完成任務、傷亡較輕的隊伍,讓他們也抽調精英趕去增援,我們肯定不會是孤軍奮戰!”

    聽到這話,眾人暗松了一口氣。

    其實這個時候,要能搬出文武斌那種半神級別的高手,或者聶隱娘、廖叔安這些各系主任,完成這個救援任務,都不會太難。

    可問題是,這些高手、教授,全都在主戰場。那邊的戰事沒有結束前,很難趕去救援。而要等到主戰場的戰斗結束,丹霞山的師生,恐怕早已尸骨無存。

    一群人全力飛行,沒用幾分鐘的時間,便抵達了目的地。

    這是一棟矗立在街邊的寫字樓,在蘇木他們之前,已經有兩隊人先來了,將這棟樓團團包圍,還有不少警察,在疏散附近的民眾。

    遠遠看見蘇木他們飛來,立刻有人御劍迎了上來。

    是一位修真警員。

    蘇木看到這位修真警員身上的裝備,全都是氪店給警方內供的版本,暗道:“任剛師兄真是厲害,這才多久,居然連外省警員都用上了氪店提供的裝備,等回去后,一定要給他們送面錦旗。”

    想了想,又覺得只送一面錦旗,似乎有點摳?

    “那就送兩面好了。”他想著。

    純狐月和迎上來的修真警員,相互驗證過了身份后,便跟著修真警員,來到了寫字樓外的一處地方。

    這里是臨時的前線指揮所。

    剛落地,純狐月就迫不及待地問:“現在是個什么情況?”

    因為這里都是自己人,她也就沒有刻意改變聲音。

    結果有人聽到她的聲音,猛然扭頭看向她,驚喜的問:“是純狐老師嗎?你們青城山也來了?”

    純狐月和蘇木他們一樣,都是用幻術改變了模樣的,這人光憑聲音,居然就能認出她……

    看來多半又是一個饞純狐師叔身子的人。

    呸,不要臉。

    “你是?”純狐月眉頭一挑,看著對方,詫異的問。

    這人也是用幻術改變了模樣的,聽到純狐月詢問,抬手在臉上抹了一下,露出了本來面貌。

    “是我。”

    然而純狐月還是沒有認出他,皺著眉頭道:“不好意思,你是哪位?”

    對方頓時致郁了。

    沉默了幾秒鐘,拿手再在臉上一抹,讓幻術恢復后,才苦笑著說:“我是龍虎山的宋雨啊,之前在一次修真論壇交流會上,我們還見過,聊得很開心。”

    “喔對對對,我想起來了。”純狐月一拍額頭,歉意的說:“瞧我這記性,真是不好意思。”

    宋雨沒有生氣,還因為純狐月想起了他而開心:“沒事沒事,你能夠記起我,就是我的榮幸。”

    一旁的蘇木卻是瞧出來了,純狐月根本沒有想起宋雨是誰,她那句話,不過是隨口糊弄罷了。

    果然,純狐月轉臉就問起了正事:“除了你們龍虎山,還有別的增援嗎?樓里面的情況如何?丹霞山的人還活著嗎?”

    宋雨也知道正事要緊,當舔狗也不是在這個時候,便介紹起了當前的情況:

    “還有一支修真特警隊也來了,我們正在想辦法破解這棟寫字樓的法陣。根據我們偵察到的情況,丹霞山的師生,以及這棟寫字樓里的普通人,全都還活著,所以我們不能直接開火,連人帶樓給它炸平……”

    看的出來,這位宋老師,也是火力覆蓋神教的信徒。

    丹霞山的師生以及普通人還活著,這是一個好消息,但同樣也是個壞消息。

    因為它代表著,在生命學派那些人的手里,有了人質。

    袁老師聽說還在破解法陣系統,不用人叫,便拿著他的七彩鍵盤過去幫忙。

    純狐月則對帶過來的幾個學生,進行了安排。

    她把蘇木、林劍娥還有姜小白留在身邊,讓許琳等同學,去到寫字樓的四周,和龍虎山的師生,以及修真特警隊的人,一起組建包圍網。

    “你是蘇木?”一個有點耳熟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蘇木扭頭,發現問話的,是龍虎山修真大學的一個女生。

    她雖然用幻術改變了容貌,但蘇木在龍虎山修真大學里,就只有一個熟人。

    “白青?”

    “還真是你呀。”

    這個女生,正是蘇木參加丹醫交流論壇時,認識的朋友白青。

    沒想到兩人居然是在這里,在這種情況下重逢。

    不過此刻,顯然不是敘舊的時候,兩人打了個招呼,便不再言語,認真聽著各自學校的老師,與修真特警隊的警官,討論制定救援戰術。

    因為偵查到的情報顯示,寫字樓里的人,被分散在了幾個不同的樓層,所以他們決定,將趕來增援的人分作幾組,每組負責一到兩個樓層,并且相互支援協助……

    “你覺得如何?有什么要補充的嗎?”

    商討完畢后,純狐月扭頭問蘇木。

    龍虎山和修真特警隊的人,都對此很詫異,不明白純狐月為什么會咨詢一個學生的意見。

    只有青城山的幾個人,不覺得奇怪,認為這很正常。

    蘇木的戰術素養,可是經過了‘攻略’驗證的,就算是老師,也不一定能夠比過他。要不然,副本里面的隨機怪,也不會被干掉那么多了……

    不過,老師們與警官商討出來的戰術,確實是當前這個情況下的最佳方案,蘇木并無意見。

    而另外一邊,在袁老師加入后,破解法陣的速度大大提升。

    很快,寫字樓里的法陣被破解。

    “行動!”

    一聲令下,眾人分作數隊,以遁術、御劍術等等方式,撲向了寫字樓的不同樓層。

    “跟緊我!”純狐月叫道,她與蘇木、林劍娥、姜小白,還有幾個修真警員負責的是一二層。

    袁老師留在外面,與另外幾個擅長符陣的高手一起,維持法陣被破解的狀態,防止生命學派反撲,重新奪回法陣的控制權。

    一進到寫字樓內,蘇木頓時瞪大了眼睛,感覺有一股寒氣從尾椎骨直沖到了天靈蓋。

    他明明是第一次來,卻對這里的環境很熟悉!

    因為這里,正是他在水花占卜術中,看到的未來場景!

    來了來了,這個未來,最終還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