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穿越大秦當暴君 > 第317章 替身藥丸的神奇!

第317章 替身藥丸的神奇!

類型:玄幻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悟了空
    難道有人設局?”

    血子妃預感不妙。

    前腳他們才到尋龍園,帝子便離奇死亡。

    后腳高暢等人追至。

    身處此種場景,百口莫辯,只怕大秦皇朝都會因此牽連。

    “陛下,要不先走?”

    血子妃擔憂。

    焰靈姬卻說道,“外面來人神念覆蓋,暫時走不了。”

    一邊。

    陳初見負手。

    平靜如初。

    泰然自若。

    哪有一點慌張。

    連尋龍園外都沒瞅一眼。

    反倒是打量帝子‘柳逸飛’的尸身,探出一絲端倪。

    蝕骨煞之毒!

    洞穿眉心的血洞中,涵蓋熟悉的‘蝕骨煞之毒’。

    一擊斃命。

    沒多少反擊余地。

    要么是修為絕強之輩,已絕對實力碾殺。

    要么是熟悉之人,沒防備下被暗算。

    還有柳逸飛身后的護道人消失,若猜測的不錯,可能被引開了。

    故意向他設局?

    像,也不太像。

    誰會鋌而走險,殺死帝朝弟子,算計他?

    陳初見端坐石凳,凝視幾具尸體,陷入深思之中。

    倒是血子妃著急得不行。

    緊忙走到陳初見跟前。

    焰靈姬身姿搖曳,亦凝視思索的陳初見。

    外面,‘砰砰’幾聲響,高暢帶人沖進來,此次跟隨他的,不是唐堂,而是另外一位殿執,及幾位通天境殿執軍。

    察覺人影,他們極速朝亭閣奔來。

    發現地上死人。

    高暢瞳孔微縮,同時內心狂喜,甚至都沒看清楚死的是什么人物,直接大喊道,“將這群殺人兇手全部拿下,聽候帝主發落。”

    哼,總算讓我逮著了。

    親眼所見,看你還敢囂張。

    管你是皇朝之主也好,神宮之主也罷,通通拿下,屆時,大荒帝朝也可想其他勢力交差了。

    “殺人兇手?你那只眼看到我們殺人了?”

    血子妃冷冷哼道,“我們應邀而來,前腳剛入,可你們后腳便追隨而來,哦,原來人是你們大荒帝朝殺的,見事越鬧越大,就打算嫁禍給我們。”

    高暢心思可謂狹隘狠毒,怕連死的人是誰都沒看清楚,就直接叩殺人兇手的罪名,純粹就是著急想置他們于死地。

    高暢未察覺。

    旁邊那位‘殿執’卻察覺了。

    整個人都蒙在哪兒。

    神武帝子,柳逸飛!

    帝子都特么被殺了。

    這……這若是被神武大帝柳安瀾知曉,神落城估計都要血染三尺,東荒也得承受大帝怒火,陷入血戮之中。

    這事,他們擔待不了。

    哪怕帝主圣流云出面,也怕無濟于事。

    柳逸飛呀。

    神武優秀帝子之一。

    安瀾大帝最看重的一位。

    死了。

    死了……

    那名殿執嘴唇都嚇得抽搐幾下。

    “放肆!”

    那名殿執瞳孔森冷,冷冷呵斥,一股重壓瞬間壓向血子妃,但被焰靈姬攔下。

    “我記得你。”

    血子妃退兩步,盯著那名殿執。

    正是之前荒神源地山谷中的黃士稟。

    猶想當時他身上羽化氣勢壓迫造成的重創,血子妃語氣都冷厲了幾分。

    “你們知道自己闖了禍有多么嚴重嗎?他是神武帝朝的帝子,神武大帝最喜歡的一個帝子,你們竟殺死了他。”

    黃士稟語氣帶著顫音,瞳孔遽冷。

    神念將幾人都鎖定。

    說實話。

    有人說尋龍園出事。

    而他們派遣盯著皇居齋的手下也說,陳初見去了尋龍園。

    高暢為抓陳初見把柄,不惜冒犯沖入,抓陳初見一個正著,好好收拾他。

    可讓他萬萬沒想的是……

    死的人,身份大得驚死人。

    高暢聽黃士稟的話,險些感覺沒聽清楚。

    他都先看一眼黃士稟。

    然后,才轉向亭閣躺著的幾具尸體。

    神武帝子柳逸飛,不就躺在哪嗎。

    他之前見過,自然認得面貌。

    霎時間!

    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只預感到,血雨腥風很快會到來。

    怎么辦?

    此事若上稟,后果多嚴重,無法預料。

    陳初見脫不了干系。

    他們更脫不了。

    “鎮定點!”

    黃士稟元神傳音給高暢道,“此事你我攬不下,將一切全推給大秦這群人,先將他們誅殺,再回稟殿執軍總部,興許能留一命。”

    高暢努力控制情緒。

    然后,盯著端坐石凳上的年輕皇者。

    他們都快嚇死了。

    這位年輕皇者倒是很云淡風輕。

    一臉淡然。

    “拿下。”

    黃士稟眼閃狠光,拔出一柄靈器寶劍,羽化威混雜著劍氣肆虐亭閣。

    高暢亦商定好。

    與其他幾人一同出手,跟隨殺向三人。

    “火氣好大呀。”

    焰靈姬嬌媚聲響起,妙曼火辣的身影便跨到黃士稟幾人面前,妖嬈魅態,誘人至極,黃士稟、高暢等人警惕凝視。

    霎時間,渾身遽顫,陷入幻境之中。

    這是火媚術!

    幾人遭殃同時。

    焰靈姬高屯搖曳,摘下火靈簪,演化無數火靈盾,悉數將殺伐劍氣攔下。

    同時演化數十柄恐怖火靈劍,極速貫穿黃士稟、高暢等人身體,將之釘飛。

    幾人翻倒于地。

    哐嘡,寶劍砸地,余音回蕩,幾人方才清醒。

    旋即‘噗呲,噗呲’的吐血。

    黃士稟、高暢急忙起身,內心駭然至極,又被一股灼熱恐怖的氣勢壓迫,讓得他們連‘天地法相’都無法祭出。

    一擊將他們重創不說。

    焰靈姬修為更遠比他們高數個層次。

    此刻,別說反擊,連動彈都極困難。

    “哼!被壓迫的滋味不好受吧。”

    血子妃冷笑盯著黃士稟,“這兒,可不比源地。”

    陳初見一聽。

    詫異的凝視血子妃,疑惑問道,“源地怎么了?”

    “之前我們在源地遭遇圣火神宮和火巖族,準備教訓一番,是他出手干預,暗中以氣勢壓迫我們,吃了點虧。”

    血子妃可不藏著。

    黃士稟表面笑呵呵。

    暗中卻下重手。

    這般城府深的人,何須替他掩蓋。

    免得以后又遭殃。

    “是嗎。”

    陳初見凝視黃士稟。

    然后,站起身,繞開地上尸體,負手走向黃士稟。

    幾人都狼狽。

    被‘火靈劍’擊穿身體,流血不止。

    仿若傷及肺部、心臟,嘴中亦冒著血。

    “你們可要考慮好后果。”

    黃士稟未擦拭嘴上血漬,眼神沉沉盯著陳初見,道,“若隨我們去殿執軍總部說清楚,或許沒事,若你們執意抵抗,屆時,連累的可包括你們身后的大秦皇朝。”

    連不連累,不重要。

    陳初見壓根不關心。

    此刻倒是關心一個問題。

    他走進黃士稟。

    負于背,搭在一起的手,只見中指微微一勾,地面散落的靈器寶劍,鏘,迅速飛到陳初見背負的手中。

    走到黃士稟面前時,陳初見才慢條斯理的問道,“源地時,你傷朕的皇妃了?”

    黃士稟:“……”

    微懵了片刻。

    此刻討論重點難道不該是神武帝子之死的問題嗎?

    “秦皇,你……”

    黃士稟張嘴,準備說什么話,陳初見也懶得聽了。

    背負手抓的劍,陡地抬起。

    朝前猛地一刺,噗呲,寶劍雙鋒割裂黃士稟的嘴唇,從他嘴中刺穿而過,將腦袋釘于亭閣邊一根柱子上,攜帶彌漫的毀滅劍氣,攪碎他腦袋,及元神意志。

    那雙瞳孔死死盯著陳初見。

    猶想起之前陳初見眾目睽睽所言,若他的皇妃要破了點皮,必不罷休,原來不是開玩笑。

    抽擺幾下。

    黃士稟瞬間沒了動靜。

    鮮血猝不及防飄落幾點于陳初見手上。

    陳初見眉頭微凝,松開劍柄。

    血子妃看得微微一愣。

    凝視陳初見認真的模樣,她心頭除了吃驚于自家陛下敢為她殺大荒神朝的官,又欣喜于這是替她出氣。

    片刻回神,她急忙取來手絹擦拭血漬。

    高暢及其他幾人瞬間嚇懵逼了。

    望著腦袋被釘穿的黃士稟,他們神情僵固于臉,感到毛骨悚然。

    一名殿執所殺便殺,高暢感覺自己像惹了不該惹的人。

    此刻他才明白,皇居齋那一劍,原來是個警告,現在真是撞到了鐵板,逃都逃不了。

    “秦皇!我等之前多有冒犯。”

    高暢回神,緊忙拱手,腳朝后挪,準備逃走。

    “幾個不怕死的廢物,都宰了吧。”

    陳初見語氣淡漠。

    下達圣旨。

    高暢心顫至極,死亡威脅也讓他恐懼,原本以為是任意拿捏的小小皇朝罷了,哪想是一個惹不起的人,他急忙喝道,“秦皇,這是神落城,你……!”

    隨即,急忙轉身準備逃出。

    焰靈姬瞬間出手,果斷狠辣,全部擊殺,一個不留。

    連元神意志都摧毀的徹徹底底,防止人有窺探的可能。

    “陛下要怎么做?”

    殺完高暢幾人,焰靈姬詢問,帝子不管是不是他們殺的,似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陳初見擦拭完手沾染的血漬外。

    將手絹遞給血子妃,喊道,“你們去外面守著,朕辦點事。”

    血子妃疑惑接過手絹。

    焰靈姬也不解。

    但只能照做。

    退出亭閣,與血子妃一起,到外面守著。

    而陳初見望了望神武帝子柳逸飛的尸身,大概知曉,是被洛神樓所殺。

    至于用了什么手段?

    他其實不在乎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對洛神樓,他越加想除掉。

    因為這股勢力連帝子都敢殺,毫無顧忌,可謂無法無天,而且神秘莫測,刺殺的防不勝防,最難惹的,也就是這種瘋狂的勢力。

    惹上了,最好的方式就是斬草除根。

    把洛神樓徹底除了。

    鬼知道洛神樓若以后會不會因其他事,再對他下手。

    畢竟之前遇刺殺過。

    有前車之鑒。

    當然。

    當務之急是解決眼前這個不是困難的困難。

    “之前朕可是第一個把你排除了,沒想到,你卻成了唯一的目標。”

    陳初見自言自語一句。

    而后問系統道,“系統,替身藥丸如何正確使用?”

    系統的聲音響起了。

    “請宿主將替身目標的源血提取,滴入替身藥丸,請記住,是源血,一旦融合,將形成人形面具,宿主帶上人形面具,可變成目標模樣。”

    “同時能復制替身目標的氣息、血脈、修為、部分記憶等,偽裝成替身,以假亂真,難以分清,但唯一缺陷,無法復制神通、功法,及武器,請宿主引起重視,小心穿幫。”

    ……

    神通?

    功法?

    武器?

    陳初見檢查神武帝子身上。

    幸運的是,殺他的人,沒帶走他身上任何一件東西。

    陳初見提取柳逸飛身上的源血,融入到了替身藥丸,然后,替身藥丸化一片血光,逐漸形成一張人形面膜光。

    “請宿主帶上,可隨時切換,方便簡潔,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不建議宿主任意切換,以免暴露。”

    系統提示。

    陳初見想了想,手伸向那些光芒。

    霎時,那些光芒轉入他身體。

    陳初見身影化成柳逸飛的樣子。

    取出一面靈境查探。

    的確一模一樣。

    血脈、氣質、氣息等都相同。

    堪稱神奇。

    若多來一些,那不得了。

    于此時。

    陳初見截取關于柳逸飛的記憶。

    沒來得及細察。

    外面傳來波動。

    陳初見將柳逸飛的尸體收取,同時施展‘毫毛分身’,暫時幻化一個分身,掩蓋一切。

    “宿主注意,毫毛分身不準許離開主體太遠,否則會回歸宿主本體。”

    系統這時冷不防提醒。

    陳初見眼眸一沉,若如此,如何能以假亂真?

    陳初見問道,“系統,若回歸主體,分身還能使用嗎?”

    “宿主,分身不是化身,分身才擁有獨立人格,而毫毛分身是能量體,虛幻的,三天內都可使用。”

    系統做出提示。

    這才讓陳初見放心。

    接下來,就用柳逸飛的身份,把東荒攪得更混一些。

    之前,他讓寒木奇等人收集各帝朝的帝子、帝女、天驕,朝臣等,就是做了動用替身藥丸的心思。

    如今洛神樓無形中幫了他一把。

    他自然得好好利用。

    知曉那位被引開的護道人要回來了。

    陳初見把焰靈姬、血子妃叫進來。

    看到‘復活’的柳逸飛,連焰靈姬那雙藍晶般的眸子,亦閃爍不可思議的神色。

    陳初見立即幻化回原來。

    “陛下,你……你……!”

    血子妃驚得語無倫次。

    望著旁邊的另一個‘陳初見’,都分不清了。

    “朕長話短說。”

    陳初見多解釋其他,“朕要去辦一些事,將會用到柳逸飛的身份,這是朕的分身,將代替朕,掩人耳目。但因為脫離朕后,分身會消失,你們務必掩蓋好朕的分身,然后回大秦。具體的事,朕到時候會告知。”

    “關于此地的事,若問起,你們就說,帝子邀請朕一敘,殿執無禮強闖被殺。”

    ……

    血子妃定了定神道,“臣妾明白。”

    焰靈姬亦點頭。

    于此時。

    一股波動彌漫而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