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文娛從綜藝開始 > 第三百七十五章:方茴朋友

第三百七十五章:方茴朋友

類型:都市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游方老盜
    “我要這機車有何用?”把車停到小區,方景搖了搖頭。

    打心里他就很鄙視那些腳踏幾條船,吃著碗里,望著鍋里的人,本來社會上男女比例就大,他們這么一擾亂市場,多少光棍后半生以手為伴。

    自私,可恥!強烈譴責!

    大晚上小區還是燈火通明,不過人不是很多,偶爾遇到幾個老太太和老爺爺牽著手出來壓馬路散步。

    怕被人看見,方景低頭走了條小路,沒一會就到方茴住的房子。

    剛準備拿出鑰匙開門,這才記起出門好像沒帶。

    房子鑰匙他哪里有一把備份的,為的是怕方茴出門忘記帶鑰匙或者弄丟。

    “叮咚,叮咚!”

    “秋月,看看誰來了?幫忙開下門。”聽到門鈴聲,廚房里洗水果的方茴說道。

    “哦!”

    披著濕潤長發,林秋月從沙發上下來去開門。

    怕遇到壞人,她還偷偷從貓眼看了一眼,對方是個年輕人,有點眼熟。

    “咔嚓!”

    門開了!

    “你好,我是方茴她哥!”見著林秋月,方景笑道。“你就是她同學吧?”

    “唉,你不是那個……”

    方景嘴角上揚,微微點頭。

    “那個誰來著?”想了半天,林秋月還是說不出名字。

    “方景,很多人都說我和他長得很像。”

    沒理會這姑娘,方景不換鞋就走進屋,地板上一步就是一個腳印,氣得林秋月牙癢癢,這可是她剛拖的。

    不過一想到寄人籬下,這還是方茴她哥,她也就忍了。

    “哥,你怎么來了?”

    “你們沒吃飯?光吃蘋果也能飽?這可不行。”

    方茴把洗好的蘋果放茶幾上,方景二話不說就啃了一個。

    “你到是給點生活費啊,正準備打電話給你呢。”方茴無語,這蘋果錢都還是林秋月給的。

    “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林秋月,我的同學兼好朋友,秋月,這是我哥,親的。”

    “方哥好!”

    林秋月不知道方景名字,笑著叫了一聲哥。

    她倒是沒把眼前這個頭發油膩成塊,兩個大大黑眼圈的男人和大明星方景聯系到一起。

    而且她不追星,知道是知道方景的名字,但不熟,海報上到是帥的一批,但和眼前這位絕對是兩個人。

    “你好!”

    摸了摸臉,方景很受傷,到現在這姑娘都沒認出他。

    也難怪,平時上電視和公共場合他都是化妝的,衣服考究,發型一絲不亂,看起來自然帥很多。

    電視和綜藝播出的時候也是精修過的,和現實有差別。

    一旦回到家就是人字拖大褲衩,什么時候起床什么時候吃飯,和普通宅男沒區別。

    “哥,你可別打她的主意?小心我告訴檸姐?”見方景盯著林秋月看,方茴一步跨在中間擋住,眼中盡是警告意味。

    “你亂說什么?”方景黑臉。

    林秋月長得清純,一頭長發披腰,五官還沒長開,但已經有了幾分美人底子,不過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他喜歡的御姐!楊檸那樣的。

    兜里掏出一把錢,方景丟在茶幾上,有五塊一塊,還有五毛硬幣,看起來七八十。

    這幾天他都宅在家,這些零錢是去超市買東西找的。

    “先應急,我明天給你打錢!你要是一直在這邊吃,不去我哪兒的話每個月就多打一點。”

    “打多少?”方茴眼睛全是錢。

    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在這邊住每天都要用錢,實在是手頭緊。

    用手抓了抓頭發,想了一下,方景道:“物業和水電我幫你交,每個月二千生活費,八百零花錢。”

    怕傷到方茴自尊心,方景繼續道:“也不是說不讓你去我哪兒,去還是可以去的,什么時候去都可以,但有時候我不在家,你半個月去報道一次吧。”

    “哥,我要是一個月去報到一次呢?加多少?”

    “咳咳咳!”林秋月被嗆到,見兩人轉頭看向她,急忙轉個臉。

    “不行!把你接過來就是想管住你,一個月去一次太長了,你想都別想,還有,去的時候記得把作業給我帶上,我要檢查。”

    “你會做嗎?”方茴白眼,現在她可是方家學歷擔當,高一,學歷最高的人。

    “你管我會不會,每次模擬考的試卷都一起拿來,其他的我不懂,分數我總該認識吧?”

    方景臉上有點掛不住,不屑道:“你忘了小時候你一臉鼻涕求我教你做作業了?現在翅膀硬了居然敢鄙視我。”

    “過分了哈!”方茴眼角跳動,差點沒撲上去。

    罵人不揭短,方景當著同學面說她小時候一臉鼻涕,這怎么能忍得了。

    雖然是事實!

    嘿嘿一笑,方景道:“本來就是實話。”見方茴冷臉,急忙道:“行行行,我不說行了吧。”

    “你這里有沒有吃的,弄點過來,我還沒吃飯。”

    “有的,方哥稍等,我下去買。”說著林秋月就要穿鞋出去。

    “不用這么麻煩,他隨便吃點就行了。”拉住林秋月,方茴從櫥柜里拿出半包面條,這是昨天吃剩下的。

    燒水,下鍋,切蔥,冷水刷一遍,五分鐘后面條進碗,灑上辣椒雞精鹽,一勺熱油潑上去,香噴噴的油潑面就成了。

    方茴煮了三碗,一人一碗。

    “不錯,這幾年你一個人住還是長大!有我當年十之一二風范。”

    油潑面還是方景小時候給方茴煮的早餐,連著好幾年,一直到他去城里讀初中。

    “人總會長大的,你以為我還是那個一臉鼻涕的女孩?”方茴驕傲的揚起下巴。

    “你就是再能,本事再大,在我眼里還是那個半點不懂事,跟著我屁股后面的鼻涕妹妹。”

    心里感動,方茴嘴上卻不饒,“哥,你能別提鼻涕嗎?我吃東西呢。”

    “哈哈哈哈!”

    見著這兄妹倆打趣,林秋月也跟著笑了,打心里她很羨慕方茴有這個哥哥。

    之前方茴從來沒說過父母家人的事,她以為她和家里關系不好。

    還次見著她的親人,看來不是她想的那樣。

    吃著東西,方景旁敲側擊問了一些林秋月家庭問題,和方茴說的差不多,這是個普通家庭女孩。

    父母在魔都打工,成績優異,性格開朗,心地不錯,是個值得一交朋友。

    “我先走了,有事記得給我打電話,我的打不通就打你檸姐的,或者吳佳佳的。”

    “住外邊要保護好自己,晚上不要超過十點回來,酒吧夜店不準去,不要學喝酒抽煙,不要什么事都讓秋月做,早上起床可以去樓下跑步鍛煉身體,自己勤快點……”

    “我知道了。”看著站在門邊絮絮叨叨念十多分鐘的方景,方茴抱著腦袋嗎,痛苦的直撞沙發。

    沒見面的時候她很想方景,一見面待不了半個月她就想跑。

    方景讓她出來,她自己何嘗不想出來,只不過之前沒伴,一個人住太孤單了。

    :。: